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办!

下载APP
红楼梦金瓶梅风月宝鉴
红楼梦金瓶梅风月宝鉴
(转自:红楼梦中文网)
不是美人儿,哪得世间怜惜。红颜自古多薄命,美人命途中略有蹭蹬,多少人就摇头嗟叹磨墨赋诗;黄悍黑壮的,操劳再苦也只当是应该。方块字有天然的魔力,淹然百媚。在中国旧小说里,女主角们都是花容月貌。花有万紫千红,月有阴晴圆缺。女子的美,也总是不一样的。
红楼梦里,只因多了个脂砚斋,在旁敲着边鼓,一段文字几起几落,他便卖力地喝几遍采。被他苦苦提点着,竟也真从中看出来许多从前未醒悟之文字。金瓶梅的批书人就不似脂砚斋这么得趣,处处皆是道行文章,绝少与作者共鸣 。也是难怪,红楼可以当作脂粉书,富贵书,繁华书,金瓶却自始至终是一部世情书。脂粉富贵里的美人儿清丽奇绝,可远观不可亵玩;世情井水里的美人儿不可能步步生莲,再美,因为命生得平常,还是与丑女一样要操持家务,要与人相骂,那眉眼身段中的风情,却因为红尘里打滚更妩媚动人,生动活现——岁月在美人身上不只是添风尘,亦添风韵。
红楼梦与金瓶梅均是伟大的小说。它们不象古代书生范特西的才子佳人传一般,开笔便写阳春古道遇油壁香车,佳人美婢于他一见钟情。此套路之熟之滥,稍有见识的文人都看不下去。只有一介科第不成的酸子,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闲汉,上千年来色迷迷地吟咏不绝。金庸在《鹿鼎记》里,把这个“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套子借韦小宝的口狠狠剌了一下。红楼梦里的少女少妇,象三月踏青仕女图,远近参差,一步步慢慢行走,方逐个得见音容笑貌。金瓶梅中的女人,则是一幅“清明上河图“中的人物,在屋檐下,水井边,高堂大门里。华服粗裳,姿态各异。
红楼梦中最先拉近镜头聚焦特写的是“贾府三艳“。这个名头极恶俗,曹公在书之始十分小心,断不肯下这样的考语。只是后来无意中露了一笔。想是当年石头记辗转传抄的时候,在坊间已经有了这样的俗谓?黛玉弃舟登岸,一乘轿抬进荣国府,见过鬓发如银的外祖母,就是三个奶嬷嬷并五六个丫环,簇拥着三个姊妹进来。迎春是”肌肤微丰,合中身材,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沉默,观之可亲。“第二个是”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面,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采精华,见之忘俗“。第三个是”身量未足,形容尚小“。衣着用”钗环裙袄,三人皆是一样的妆扮“带过。写迎、探、惜三人, 每人只用了大约二十字,却无一落入俗套,无一落入尘土。虽然未曾细细写五官面目,迎春和探春的性格已经明白纸上。”削肩细腰,俊眼修眉“的女孩子,当然比“ 温柔沉默”的要难对付。迎春乳娘的儿媳都敢欺负小姐,凤姐也不敢为难探春的丫头。
接下来出场的是凤姐儿:凤姐儿一身装扮的描写,完全不同几个小女孩。花枝招展,珠光宝气。“金丝八宝攒珠髻,朝阳五凤挂珠钗,赤金盘螭璎珞圈,双衡比目玫瑰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翡翠撒花洋绉裙。”容貌更是写得加细,“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要说容貌描写之详细美艳,红楼梦中无过于凤姐。脂评也追着问“从来小说中可有写形追像至此者?”凤姐是书中性格最复杂的人物之一,怎可不先描摹音容先声夺人。更何况凤姐已经出阁,是家中年轻的少奶奶,在传统上比未出闺门的少女要“百无禁忌”;加细详述,不至于冒渎。有德之士不该太详追细描未出阁小姐的容貌,特别是大家闺秀,是失礼的,君子不为。凤姐的行头妆束有娘家和夫家两边支持,自是富丽堂皇,尚未长成置办嫁妆的贾府小姐难望项背。或有人病其富贵逼人,殊不知过去的大家庭里,如果公婆在堂,丈夫年盛,更有康健的太婆母,儿妇穿得过于素净是犯忌的,必得粉光脂艳,妆扮华丽,才讨堂上欢心。中国人的忌讳很多,年轻的当家媳妇,更要小心谨慎,不可叫人拿住了错缝儿。不知天高地厚的贾瑞,见了凤姐浑忘了祖宗,结果死在凤姐安排的毒计中。在那个时候,用这样高明的手段反击动了邪心的男子,凤姐的行为不算过分,贾瑞是活该。
李瓶儿是西门庆妻妾六人中唯一一个见过大富贵的——吴月娘是地方富人的女儿,孟玉楼是殷实生意人的妻子,潘金莲出身小家当过奴婢,孙雪娥亦是奴婢,李娇儿是妓女。难得李瓶儿最富贵,最得宠,还是一团和气,哪个都不开罪。李瓶儿“皮肤香细,体白肩圆“,典型的享福少妇形象。五短身材瓜子脸儿,至多道一声”可爱“。 西门庆头一次见面时,打扮得比平常女人不凡:夏月间戴着银丝鬏髻,金镶紫瑛坠子,藕丝对衿衫,白纱镶边挑线裙,裙边露一对红鸳凤嘴鞋。一样是小脚穿的鞋,李瓶儿的总是讲究些,不是红鸳凤嘴,就是大红十样锦缎子。西门庆喜欢李瓶儿的白净,惹得潘金莲暗地里用茉莉花蕊搅酥油搽抹身上争宠。西门庆对李瓶儿的依恋最有家庭的感觉,并不十分在意李瓶儿的风流俊俏。李瓶儿除了对西门庆神魂颠倒到浑忘廉耻的地步,在其他事上都是素门德妇。自从嫁了西门庆,更是一心一意扑在他身上,为他着想。潘金莲欲夺李瓶儿的宠,加意在美貌上作工夫,却都是镜花水月。怪不得潘金莲由妒生恨,从假意曲迎到指桑骂槐。
金瓶梅中真正的贵妇是林太太——王招宣的遗孀。他家祖爷是太原节度使汾阳郡王王景崇,相比西门庆这个副理刑千户,品级相差不可以道里计。王家虽然世代做招宣,老爷去世,家道败落。儿子虽然成了人,却不学好。日逐只是嫖院,还嫖得不如西门庆有水平。妓女郑爱月儿教西门庆把林太太勾引到手,不愁王三官,将来的招宣府继承人,不乖乖听西门庆指挥。这林太太四十岁左右,“描眉画眼,打扮得狐狸一般“。从妓女口中说出来,分外有趣。西门庆病危时月娘发现他与林太太的私情,才恍然大悟。说”恁大年纪,描眉画鬓,搽得那脸象腻抹儿抹的一般“。林太太的年纪,已经很够资格被称一声”老夫人“。芳华已逝,主要靠人力穿凿。西门庆与林太太私通,一是满足西门庆作为男人的成就感,勾搭上郡王世家的正室夫人;二是通过林太太打她儿媳妇的主意。林太太的儿妇来头不小,东京六黄太尉的侄女儿。太监没有后代,侄儿侄女就等于亲儿亲女一般。据应伯爵说,美得”上画儿只画半边儿也没恁标致的“,真是妙语。没等出场,西门庆已死。不然,早晚也是他的。
凤姐和平儿都是美人胎子,贾琏却永无足厌,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在尤二姐面前就成了“不配提鞋的夜叉婆“。尤氏姐妹是红楼梦中出类拔萃的世俗美人,不同黛玉之仙,宝钗之圣,凤姐之贵,妙玉之清。她俩是尤氏继母带来的拖油瓶,即使不是出身微末,也至多是平民小户。未嫁女儿,在老娘眼皮底下与姐姐家的男亲戚打情骂俏纠缠不清,尤氏的娘家应该不是诗书人家,可能是生意人。尤老娘的前夫可能更是寒门,不然不会把尤二姐指腹为婚许给皇粮庄头。尤氏姐妹身上虽然无名利可图,还招引得贾琏贾珍一干人等神魂颠倒,欲罢不能,可见真真是一对尤物。尤二姐没甚钗环妆饰,夜来与贾琏一道,“大红小袄,散挽乌云”,胜在一段风流。凤姐再美貌,身处上上下下几百人的大家庭中,被少奶奶的身份拘住了,再不能作这样妆扮。贾琏为尤二姐的美色所迷,迷到不许家中下人说三道二,只准称“奶奶”,恨不得一口许下正室身分。二姐往日与贾珍贾蓉的旧账,贾琏也说“谁人无过,知过必改就好。”糊涂人糊涂事,却也是一点痴心。
尤三姐是红尘中的悲剧人物,曹公道是“脾气不堪,风流标致”。比她姐姐更飞扬佻脱,一身葱绿大红的艳色妆束,露着一痕雪脯。柳眉笼翠雾,檀口点丹砂。一双金莲或翘或并,没半分斯文。美色加泼辣,让贾珍一干人等又怕又爱。尤三姐的泼辣不仅是口齿伶俐,举止风流,更兼有姑娘身份不符的大胆无耻。贞女神话是用来束缚女人的,男人偏好的还是回归本能。 贾珍对尤三姐,等于到了花钱买罪受的地步,还是不愿放手。如果不是贾琏主张着发嫁三姐,贾珍恐怕会一直拖下去。一直拖下去,会怎么样呢?以三姐的性子,不会做贾珍的侧室受贾府规矩的拘束。尤三姐仍青春年少,等到人老珠黄还有很长时间。在红楼梦的世界里,过二十而未嫁的女人,已经为世不容了。她为自己选中的柳湘莲又不愿娶她。除了曹公为她安排的自尽,实在也没有别的什么太好的路。 对无家势有性格的薄命女子来说,生命实在长而悲凉。
与尤氏姐妹相对,金瓶梅中让西门庆恋恋不舍几番不去的伙计妻子王六儿,最会顺从讨好有钱有势的西门庆,可以说毫无节操。在旧日中国教育程度不高的阶级中,生存才是第一要义。曲意讨好上层人物,换得一点生活资料的并不少见。王六儿不过是其中一人。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中说某乡农妇结帮到外乡插青,间或有生意时也卖淫。他是从小关在书房里读书的人,虽然自已三妻四妾,见到民间这种事还当是新闻。如果询问他家里成百的奴仆和奴仆的家眷,恐怕另有一个观点。王六儿的女儿韩爱姐已经十五岁,本人结识西门庆时已是二十九岁。五短身材脚儿纤小的宋蕙莲,皮肤白净身家富贵李瓶儿,面目俊俏身段风流的潘金莲,都比王六儿年轻。王六儿是长挑身材,紫膛面皮瓜子脸,不十分施脂粉。西门庆一见,心摇目荡,不能定止。回头就打发了冯妈妈儿去说和。写王六儿的笔墨初看只觉不美,甚至粗黑;细想才称许作者对日常生活的细致观察和简练生动的描叙笔法。一味以白为美,以脚小为美,一意孤行,失之偏颇。王六儿是“黑里俏“,虽然懒施脂粉铅华,风情却是天然生成。更兼”描得水鬓儿长长的“,穿着紫玄二色衣衫。低调打扮,方显美人本色。为王六儿神魂颠倒的男人很多,大破悭囊的不止西门庆一个。她的风情其实不减潘金莲。因此潘金莲甚是妒忌,仗着自己半个主子的身份,在西门庆面前甚是索落她,恨恨地说”一个大摔瓜长淫妇“(想来潘金莲比王六儿身材矮)。王六儿的美貌是丈夫的生财工具,也为她自己在乱世中保全了一家人。寒门贫苦的美人,早早向生活妥胁,美而卑微,用容貌换取一星半点生活改良。又有谁能说三道四呢?
一部“金瓶梅“,全从潘金莲落帘子叉杆打着西门庆来,潘金莲的容貌怎能不详。潘金莲的第一肖像,不是从张大户眼中来,不是从武松眼中来,更不是从武大眼中来。直到遇了西门庆,才是撞见五百年前世冤家。写潘金莲的一串句子,”粉浓浓红艳艳腮儿,娇滴滴银盆脸儿“,极浓极艳极狎邪。 晚明小说淫靡风颇盛,以鄙俚为性情。遇上对情景处,不点缀几句俗套不完整似的。这一大串看是写得详细,其实全是套话,没描到真形。潘金莲是怎生一般美貌,如何一段风流,反而在进了西门庆家门后的吴月娘眼里看出来,才大概有个分晓。潘金莲一乘小轿抬进西门庆家,第二天见大娘子,递见面鞋脚,吴月娘看潘金莲”从头看到脚,风流往下跑;从脚看到头,风流往上流。论风流,如水晶盘内走明珠;语态度,如红杏梢头笼晓日。“一串虚比方,却将金莲的美貌动人全落到实处,一个袅袅婷婷,眉目含情的美人。月娘是老实正经人,虽然早闻说西门庆与武大娘子勾搭,第一面却不曾以”狐狸精“相待,甚至对金莲的美大为赞赏:“小厮每来家,只说武大怎样一个老婆。不曾看见,不想果然生得标致。怪不得俺那强人爱她。”金莲之所为月娘并非不知——并不得宠的李娇儿孙雪娥与金莲相骂,不时揭她谋杀亲夫的劣迹。月娘倒没提过一字。陈敬济在金莲身上留了心,上楼去找她,金莲正梳妆,只见黑油般头发,手挽着梳还拖着地。红丝绳儿扎着一窝丝,银丝鬏髻内安着许多玫瑰花瓣儿,“打扮得就是活观音”。怪不得陈敬济拼了性命也要染指。要论穿着打扮,金莲与玉楼是当仁不让的时尚先锋。宋蕙莲刚进门的时候不过是普通小家女人,并不十分出色;照着金莲和玉楼样儿妆扮起来,西门庆才上了心。
潘金莲花容月貌,体态风流,没有声光电影,无从得知;西门庆与陈敬济两代人为潘金莲失魂落魄,做出许多常人不为之事,便可以想象她是如何摄人心魄的美人。西门庆挨潘金莲打了一叉竿,魂不守舍,在王婆家门口转来转去,被老辣的王婆一眼识破心肠,乖乖地牵着鼻子,终于做出杀人害命的事来。陈敬济陪月娘,西门大姐数人打牌,潘金莲银丝鬏髻上戴着一头鲜花,摇着白纱团扇儿,笑嘻嘻地走来。陈敬济慌然回头一望,目荡神摇,精魂已失。后来西门庆死,陈敬济与金莲被分别逐出,阴差阳错金莲死在武松手里。陈敬济近于丧心病狂的毁家与自毁,逼得西门大姐上吊,家产荡尽,沦落街头行乞,完全是因为金莲之死。直到遇上是他二人知音亦有沾染的春梅救拔,陈敬济才又恢复元气。金莲之美有巨大的破坏力,不是艺高胆大的象西门庆或年少冲动的象陈敬济,等闲不敢沾惹。西门庆死后接了提刑官的张二官,痛快娶了“额尖露背并蛇行”的李娇儿当侧室,相看了潘金莲,欣赏她的美貌,听说了她的“事迹”以后,就不要了。谁是谁命中的魔星?前生注定。
孟玉楼不是西门庆最宠爱的,也不是西门庆最敬重的。但能将宠爱与敬重集于一身的,也只有孟玉楼。因为孟玉楼的角色分量不及潘金莲,反而相貌不似雾里看花。孟玉楼不用说一定是美人,行过处花香细生,坐下时淹然百媚。不然西门庆也不能“一箭就上垛”。孟玉楼微微有几粒白麻子,不仅西门庆看在眼里,后来清明上坟时相中了玉楼的李衙内也看在眼里。脂砚斋点评红楼梦,说“真美人必有一病处”,玉楼的白麻子正是如此了。孟玉楼比西门庆年纪大些,入门时三十岁,嫁李衙内时三十七岁。两次改嫁,都让后夫一望生情,立下聘礼,言容举止可想而知。孟玉楼年纪虽长,却长得随和泰然,行止由它。这种泰然自若柔中带刚的性格,为孟玉楼赢得每一任丈夫的敬爱,甚至丈夫的亲戚也说不出什么。杨姑娘一力主张孟玉楼嫁西门庆,固然有西门庆事先送了银子,看杨姑娘平时与孟玉楼的人情来往,走动极密。杨姑娘遣小厮送来四块黄米面枣儿糕,几十个艾窝窝,孟玉楼回礼装了满满一盒子点心腊肉。手面大方又不煊赫。作为侄儿媳妇,能得到守寡姑婆的称许,这份为人处世实属不易。杨姑娘对着西门庆,也夸这个侄媳人物是一等一的,不用相看,她敢担保。
比起金瓶梅里的女人说笑怒骂的行止,红楼梦中作者最心爱的人物都是美人图,近于抽象的,画儿上的人物。湘云从头到尾是一种姿态,一种性情,远远的侧影:“蜂腰猿背,鹤势螂形“。黛玉是草胎卉质,弱不胜衣,姣花照水,弱柳扶风。一个这样的女孩子,几非人间烟火,是作者心目中人鬼神三界最美的形象。宝钗比黛玉少了仙气,多了圣气,是“肌骨莹润,仪容娴雅“。八字考语闲闲道来,其实并无凡俗女子当得起。曹公故意不写黛玉到底是何形容,只从动作神态旁敲侧击。最多不过是”姊弟逢五鬼“时,人仰马翻之际,薛大傻子眼中惊鸿一瞥,瞥到“风流婉转”,登时酥倒。林黛玉的容貌令薛蟠俗人产生这样强烈的crush,又是在贾府上下一片乱糟糟的时候,有一种强烈的黑色喜剧效果。宝钗的容貌倒是细细写了的,却不外十数个俗字:脸若银盆,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且曹公敢是昏了,分别在“比通灵金莺微露意”和“薛宝钗羞笼红麝串”中几乎一次不差地用了两次。很多人据此批评宝钗之俗,不为曹公所喜;却不知世俗标准达到完美,便可超凡入圣。九天玄女,碧霞元君,庙里泥塑反映的都是世俗人众心中的完美女神形象:“天然眉目,正大仙容“。黛玉与宝钗,她们的容貌反而并不重要。一个是矢死靡他的恋人,一个是敬重如天人的妻子。可以推想:作者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性,以钗黛的形象折射在小说里。
红颜自古多薄命,这话未必。多少非红颜在盛世乱世里挣扎度日,人们不过冷漠地认为那是应应该的。红颜的困顿凄苦,让人分外怜惜,不愿看到美受磨折。美人们未必还看官一个知恩图报,花一样活着,花一样死去。很多美女也会蓬头垢面地去井边汲水,立起眼睛来骂冲犯了她的人。作为小说读者,看到美人在朱楼琐窗,浅房陋巷,大可不必怪作者打破水晶心。万般完美的是言情小说,不是真小说。
 欢迎光临木柳书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木柳书屋  > 红楼文化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实拍一对黄鼠狼的悲惨故事
花草图像馆——25
李后主全词套图欣赏
补肾益精按摩全耳
第5课时 燃料的热值
女人要做一个完美的妻子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