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严嵩的仕进之路
诗人严嵩的仕进之路
(本文转自:凯风网宁夏频道 供稿:郝帅斌)
导语
古人多爱照镜子。宝镜新磨,照耀行藏。何晏在镜中看到美好的自己,魏征看到是非兴替,李白看到朝如青丝暮如雪,到了诗人严嵩这里,已近不惑之年的他,在一个明媚的早晨,看到镜中一张风霜、圆熟、英气逼人的面孔。于是他再也坐不住了。他写诗反省 “十年卧林巷,恍若与时违。当时同升侣,往往列金绯”,而他还在山中写着游仙诗。十年养望林泉也够了吧!诗人严嵩发出刘备伤髀肉的英雄之叹,是时候到仕途上闯一闯了。
凯风网宁夏频道 供稿:郝帅斌 编辑:荷蓬 仲德
诗人严嵩的仕进之路
一、林间小鸟到天明
严嵩称得上诗歌界的莫扎特,从娘胎里生下来就聆听诗书教诲。5岁入私塾,随即掌握对偶句的创作窍门(为后来写青词打下基础)。有乡人出上联考他:“手抱屋柱团团转”,他就对出:“脚踏云梯步步高”,凌云壮志,溢于言表。六岁学有小成,上课不再认真听讲,和小伙伴开小会,恼了先生,责备他“林间小鸟到天明,说尽多般”,没想到他回以“海上大鹏遇风起,扶摇万里”,当场惊退先生。
江西分宜严氏宗祠
严嵩出身江西分宜严氏。严氏本是书香门第,可惜到他曾祖手上丢了功名,从此成了破落户。父亲是个“穿长衫站着喝酒的人”,守着几亩祖田抚育严嵩,临死嘱托他“一第以成吾志……吾目瞑矣。”严嵩不负厚望,十岁以神童之名进县学、做秀才,十九岁乡试中举,二十六岁词章华彩,中进士、入翰林,帽插宫花好威风。可惜,父亲在他十六岁那年就死掉了,未见这大大的荣光。严嵩“少失估,赖祖抚育成人”,十年磨剑,一朝蟾宫折桂,不料祖父这时又病逝。他只得告假回乡奔丧。没多久,母亲又病死。
严嵩丁忧期满并不去上班,在他风华正茂、大有可为的时候,决心做个“林间小鸟到天明”。从此他花八年时间来韬光养晦。八年间,他把自己打扮成“赤脚仙人”,在家乡的铃山袁水间流连忘返,等凡白云流水、山峰峡门,草木山石,钟磬猿啼,乃至天外飞仙,无不出入他的灿烂诗篇。他结交文艺界名流,标榜酬唱,执着地制造着淡泊名利,寒门高蹈的诗人形象。“临流兴不极,日暮歌沧浪” ,“世事浮云那足问,此身摒老蠧鱼丛”;“扫榻云林白昼眠,行藏于我固悠然”,诸如此类神来之笔传之江湖。一时节,写诗的人都明白,江西严分宜者,当世屈原也,陶潜也,谢灵运也。
严嵩诗集《钤山堂集》
可是到了隐居的第八个年头,一切就变得扑朔迷离起来。高士严嵩竟然带着他的山水诗集《钤山堂集》奔赴皇城去了。史家特地记述了这次辞乡的场面:袁州知府、分宜知县派船相送,县衙僚属及亲友、族众皆来饯行。
二、天下以公望归之
严嵩一路上拜访达官贵人,签名赠书,好不意气奋发。这已不是当年破落户子弟进京赶考时的光景了。八年养望,到这时有了情理之中又多少有些喜出望外的成效。大文豪钱谦益这样追述:“天下相与引合名誉,以公望归之。”这时的严嵩不仅得到了文学界的首肯,更在政治界,赢得达官贵人的引颈相交。那么一个游仙诗人何以赢得如此声誉呢?
这还要结合政治史来理解。自唐代兴科举,中国古典的贵族政治为之一变,到宋代,文人士大夫与皇帝共天下的局面渐趋成形。文坛与政坛往往协同并进,互为表里。明初虽有皇权打压,但那些出身科举、善于词章的士大夫们始终占据着儒家政治伦理的制高点,他们以“致君尧舜上”的道统规训着皇权和政权的走向。
电影《龙凤店》中正德皇帝和李凤姐形象
到严嵩这时,复古派文官集团崛起,他们对天子游龙戏凤、太监们胡作非为大为不满,其恢复汉唐的文学主张实际上挟裹着儒家廓清宇内、复兴先王善政的企图。因此,在文学上讨好士大夫们的创作喜好,也就意味着在政治上宣示了立场。严嵩肯花八年时间钻研汉唐诗歌艺术,又为唐代同籍诗人郑谷整理《云台编》,最后倾力打造自己的诗歌专集《钤山堂集》,秘密就在这里。
清刻本《云台编》
而今在山水美景中徜徉了八年的严嵩不仅躲过了多起宫廷倾轧和地方骚乱事件,还提升了自己的艺术水准和业内声望,更赢得了学政合一的复古派文官集团的盛赞,这怎能不让他意气奋发。“其诗唐之舂容,其文汉之简健”、“绝尘唐宋,振响周秦” 诸如此类来自中下层文官的高度评价不胜枚举,更有复古派领袖李梦阳对他推崇备至:“如今词章之学,翰林诸公严惟中为最。”
日渐飙升的声望终于为他换来了一次代天子出使广西的美差,这是皇帝对于这个翰林院小编修的破格关照。更让他感到激动的是,这次出使还让他有幸结识了当时政治学术界最为知名的王阳明先生,身上又沾了些“内圣外王”的光环。可就在这风光的当儿,严嵩却要再次归隐分宜老。原因是他不幸赶上了正德年间声势最浩大的宁王叛乱。
钤阳湖畔
在归去来兮的路上,诗人特地拜谒了柳宗元庙,挥毫写下“才子古来多谪宦,长沙犹痛贾生辞”的感概之句,以宣泄他的仕途一波三折的沮丧。“羽檄连宵至,征兵列郡闻。”回家后的严嵩很快抛弃了山水诗,学老杜写起了时政诗,以这首《不寐》最具代表性:“食禄宁难辞,临危好策勋。灯残僧阁夜,孤枕百忧纷。”诗人诚挚地表达了食君之禄,为君分忧的高尚情操。倘若就此终老林泉,明朝历史上就会多一个忧国忧民的诗人,但正如老上司夏言所指出的那样,严嵩是一个像王莽一样善于伪装的人。
三、海上大鹏遇风起
严嵩再次出山是两年后。这时战乱平息,诗人升为南京翰林院侍读,此后十四年,他就在南京郁闷地制造着唱和诗。期间尽管职务升迁,官至国子监祭酒,但他始终没有进入权力核心。然而十四年来皇帝与文人士大夫之间的斗争却愈演愈烈。如今天子更换,新皇帝终于不再游龙戏凤,却表现出比老皇帝更加强悍毒辣的政治手腕。
嘉靖帝像
嘉靖帝还没正式继统就给士大夫们一个下马威。作为老皇帝的堂弟,嘉靖帝决心“继统”不“继嗣”,这极大地触怒了坚持儒家政治伦理的士大夫们的底线。他们拼死阻谏,展开一场浩大而悲壮的抗争,却遭到最为严厉的清洗。严嵩的好友,著名诗人杨慎也参与其中,他跑到左顺门放声痛哭,谴责皇帝的失职,最后被逐云南,并终老于那荒蛮之地。这就是著名的“左顺门事件”。
“左顺门事件”成为嘉靖初年一个标志性事件,士大夫内部从此分流,那些被皇权驯服的文官陆续登上帝国权力的中心,而那些依然不驯者则要与前者进行旷日持久的地下斗争。开始的时候,严嵩就还写诗对杨慎等好友表示支持和同情,但用不了多久,荣升为国子监祭酒的他就必须公开表态。
早在正德年间,严嵩就一面与文人士大夫诗酒酬唱,一面暗暗尝试台阁体的创作。他的诗渲染天子的威仪和盛德,但在结尾处保留了儒家“劝百而讽一”传统,规劝皇帝“糜财府库贫”;后来,他渐渐对这种欲露还遮的表现手法感到不耐烦,便酣畅淋漓地歌颂起皇帝的权威,迎合皇帝的口味,诗中还充满虚无缥缈的道教意象和谶纬祥瑞。
严嵩的这些努力,顺应当时的政治风向,犹如大鹏遇风而起。嘉靖十五年,严嵩在夏言的帮助下调到北京编修《宋史》。不久夏言入阁,已经56岁严嵩跟着做了礼部尚书。发迹太晚让他无限伤感。但权力的“辉煌”迅速遮蔽这一切。严嵩以其全部精力投入到辞藻优美的青词炮制中。这为他迎来诗词创作生涯中第一顶桂冠,一顶用香草编织的御赐花环。
电视剧《大明王朝1566》中头戴花环的嘉靖皇帝
据说戴上这顶花环就不仅可以沟通神灵,更重要的是可以得到皇帝独一无二的宠信。可是,严嵩的仕途贵人夏言竟然顽固地拒绝了这顶桂冠,严嵩更加高兴地接过那唯一的荣耀,戴在头上,还特地蒙了一层薄纱,以表珍重。皇帝怒斥了夏言的“忘恩负义”,就此把严嵩引为知己。很快,夏言就在另外一次反对皇帝的事件中掉了脑袋。大明朝著名的游仙诗人遂成为嘉靖皇帝直面天下文人士大夫的首席代言人。
嘉靖二十一年,一场突发的宫女弑君事件,促使早已厌倦壁垒森严的皇帝名正言顺地把寝宫搬到美丽的西苑,从此便在那里不安地等待飞仙。这一突变也迫使整个秘书班子转移。阁老们遵旨在西苑斋宫的几间厢房里办公,一面与皇帝进行政务文书之间的沟通,一面随时准备为天子撰写青词。
那些看似荒诞不经的青辞,据说常常隐藏着皇帝重要的决策和批示。只有严嵩以及他那个“短项肥体,眇一目”的养子严世藩的最善于解读。老诗人于是在他65岁那年,出任内阁“首辅”,步入政治生涯的黄金时代,当然,这也是他文学生涯的低谷时期。
四、临羡沧州愧濯缨
诗人严嵩跟他《钤山堂集》里那个清澈如许的世界渐行渐远。暮年的他在台阁体诗歌创作上大不如前,就连青辞也写的艰涩起来。同时,他对朝中事务也感到一丝丝厌倦。他曾经用这样的诗来回顾自己的一生。“俯仰五十年,辛苦事浮名。世路多险艰,风波使人惊。兹游意已阑,无复少壮情。”俨然古诗十九首的风度气韵,只是更多了几分耄耋老臣的感慨良深。
《大明王朝1566》倪大红饰演的老年严嵩形象
然而他并不打算有所改变。在未经朝廷正式任命下,儿子严世藩窃取“票拟”大权,成为帝国最有权势的代宰辅,公开卖官鬻爵,搜刮索贿,聚敛无厌。无疑这累累罪恶都是在他的默许和庇佑之下进行的。严世藩的胃口之大到后来让他的父亲也感到惊讶。有一次,老诗人在无意中发现儿子的秘密:严世藩竟然命人用三个昼夜时间,挖了一个一丈深、五尺方的大坑来埋藏贪腐得来的脏银。看到这一幕,严嵩落荒而逃,他用手掩着耳朵,嘴里念还叨着“多积者必厚亡,奇祸奇祸!”
二十年来,“南北给事、御史交章论贪污大臣,皆首嵩。嵩每被论,亟归诚于帝,事辄已。”对于皇帝而言,他一直没有找到比严嵩父子更有能力为自己大兴土木、修道斋戒聚敛钱财的人,更没有强有力的人为自己挡在顽固的士大夫们面前。于是,与严氏父子进行不屈斗争而惨遭杀害的官员名单越来越长,长得让后世读史者触目惊心。不过,清算的时候到了。正所谓,阴阳互根,忠奸相克,当忠臣凋零殆尽,奸党也就没多大用处了。
劾严嵩罪状书
一场潜伏已久的风暴越来越近。诗人已感到沉闷的空气中的那一缕可怕的湿意。更可怕的是,皇上那里,已问过蓝道士,说上仙开始讨厌写游仙诗的严嵩。这简直比一切贪腐与弄权更加严重。为了严世藩,为了家族的荣耀延续,他决定提前行动,亲自请老徐阶喝酒,以一个性情诗人的方式和对方交个底:“嵩旦夕且死,此曹惟公哺乳之”。但他似乎忘了,徐阶并不吃这一套。
嘉靖四十二年,严世藩在徐阶集团的猛烈进攻下论罪下狱,族人流放,家产被抄。看在严嵩“平生报国惟忠赤”的份上,皇帝留下老诗人一条命,把他放还到那片诗意盎然的钤山袁水。当他最后一次返回家乡,独自佇立在这熟悉的山水,这个家破人亡的耄耋老翁 “泪落忽沾缨”。不管他曾经写过多少浪漫瑰丽的游仙诗,不管后来他权倾朝野多么不可一世,手上沾满多少忠良的鲜血,此刻,他也不过一只可怜虫。
《大明王朝1566》中徐阶、高拱、严世藩、张居正形象(从左至右)
两年后,严世藩被处以腰斩。八十六岁的老翁严嵩,他再也不能“结庐在人境”,只得在祖宗的墓旁搭个草,最后寄食而死。在诗歌史上,严嵩一生写下1300余首诗歌,论量堪比李杜;论质,文坛泰斗、他的仇家的王世贞这样说:孔雀虽毒,不掩文章。但其实,唯独他垂暮所作才真的动人。说到底,缪斯的艺术是不能随便糊弄的,诗神也绝不会喜欢那些别有用心的人。
结语:
今日回头看严嵩,如果说是谁误了这个诗人,严世藩也,嘉靖也,更是严嵩自己。权力不必然产生秩序,也不必然产生罪恶。往往权力在其腐蚀人性之前,人心已不洁;在嬗变人性之时,人心已不坚牢。朝廷有敢死力争之士,严嵩却无坚定赤忱之心。其一生作诗,竟然多次有“沧浪之水濯缨(官帽)”的用典,如果说早年那些淡薄的吟咏是在威武屈人之前,或多或少有些故作姿态,当他临死前写下这句“浮尘扰扰非吾意、临羡沧州愧濯缨”,则不能不令后人动容惊心。
欢迎光临木柳书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木柳书屋  > 人物春秋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道教对古代游仙诗的影响
吴晗:论海瑞(一)
明朝第一锦衣卫居然是他?
严嵩的才气和乾隆的自知之明
严嵩是如何蜕变成为奸臣的
明嘉靖皇帝在位45年的前前后后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