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明史?列传第二 后妃二

正文 卷114 列传第二 后妃二

类别:史部 作者:张廷玉(清) 书名:明史

    【原文】

    孝宗孝康张皇后武宗孝静夏皇后世宗孝洁陈皇后张废后孝烈方皇后孝恪杜太后穆宗孝懿李皇后孝安陈皇后孝定李太后神宗孝端王皇后刘昭妃孝靖王太后郑贵妃光宗孝元郭皇后孝和王太后孝纯刘太后李康妃李庄妃赵选侍熹宗懿安张皇后张裕妃庄烈帝愍周皇后田贵妃

    孝宗孝康皇后张氏,兴济人。父峦,以乡贡入太学。母金氏,梦月入怀而生后。成化二十三年选为太子妃。是年,孝宗即位,册立为皇后。帝颇优礼外家,追封峦昌国公,封后弟鹤龄寿宁侯,延龄建昌伯,为后立家庙于兴济,工作壮丽,数年始毕。鹤龄、延龄并注籍宫禁,纵家人为奸利,中外诸臣多以为言,帝以后故不问。

    武宗即位,尊为皇太后。五年十二月,以寘鐇平,上尊号曰慈寿皇太后。世宗入继,称圣母,加上尊号曰昭圣慈寿。嘉靖三年加上昭圣康惠慈寿。已,改称伯母。十五年复加上昭圣恭安康惠慈寿。二十年八月崩,谥曰孝康靖肃庄慈哲懿翊天赞圣敬皇后,合葬泰陵,祔庙。

    武宗之崩也,江彬等怀不轨。赖后与大学士杨廷和定策禁中,迎立世宗,而世宗事后顾日益薄。元年大婚,初传昭圣懿旨,既复改寿安太后。寿安者,宪宗妃,兴献帝生母也。廷和争之,乃止。三年,兴国太后诞节,敕命妇朝贺,燕赉倍常。及后诞日,敕免贺。修撰舒芬疏谏,夺俸。御史硃淛、马明衡、陈逅、季本,员外郎林惟聪等先后言,皆得罪。竟罢朝贺。

    初,兴国太后以籓妃入,太后犹以故事遇之,帝颇不悦。及帝朝,太后待之又倨。会太后弟延龄为人所告,帝坐延龄谋逆论死,太后窘迫无所出。哀冲太子生,请入贺,帝谢不见。使人请,不许。大学士张孚敬亦为延龄请,帝手敕曰:“天下者,高皇帝之天下,孝宗皇帝守高皇帝法。卿虑伤伯母心,岂不虑伤高、孝二庙心耶?”孚敬复奏曰:“陛下嗣位时,用臣言,称伯母皇太后,朝臣归过陛下,至今未已。兹者大小臣工默无一言,诚幸太后不得令终,以重陛下过耳。夫谋逆之罪,狱成当坐族诛,昭圣独非张氏乎?陛下何以处此!”冬月虑囚,帝又欲杀延龄,复以孚敬言而止。亡何,奸人刘东山者告变,并逮鹤龄下诏狱。太后至衣敝襦席藁为请,亦不听。久之,鹤龄瘐死。及太后崩,帝竟杀延龄,事详《外戚传》。

    武宗孝静皇后夏氏,上元人。正德元年册立为皇后。嘉靖元年上尊称曰庄肃皇后。十四年正月崩,合葬康陵,祔庙。初,礼臣上丧仪,帝曰:“嫂叔无服,且两宫在上,朕服青,臣民如母后服。”礼部尚书夏言曰:“皇上以嫂叔绝服,则群臣不敢素服见皇上,请暂罢朝参。”许之。已而议谥,大学士张孚敬曰:“大行皇后,上嫂也,与累朝元后异,宜用二字或四字。”李时曰:“宜用八。”左都御史王廷相、吏部侍郎霍韬等曰:“均帝后也,何殊!”言集众议,因奏曰:“古人尚质,谥法简,称其行,后人增加,臣子情也。生今世,宜行今制。大行皇后宜如列圣元后谥,二四及八,于礼无据。”帝不从,命再议。群臣请如孚敬言。帝曰:“用六,合阴数焉。”于是上谥孝静庄惠安肃毅皇后。十五年,帝觉孚敬言非是,敕曰:“孝静皇后谥不备,不称配武宗。乃改谥孝静庄惠安肃温诚顺天偕圣毅皇后。

    世宗孝洁皇后陈氏,元城人。嘉靖元年册立为皇后。帝性严厉。一日,与后同坐,张、方二妃进茗,帝循视其手。后恚,投杯起。帝大怒。后惊悸,堕娠崩,七年十月也。丧礼从杀。帝素服御西角门十日,即玄冠玄裳御奉天门,谥曰悼灵,葬袄儿峪。葬之日,梓宫出王门,百官一日临。给事中王汝梅谏。不听。十五年,礼部尚书夏言议请改谥。时帝意久释矣,乃改谥曰孝洁。穆宗即位,礼臣议:“孝洁皇后,大行皇帝元配,宜合葬祔庙。若遵遗制祔孝烈,则舍元配也,若同祔,则二后也。大行皇帝升祔时,宜奉孝洁配,迁葬永陵,孝烈主宜别祀。”报可。隆庆元年二月上尊谥曰孝洁恭懿慈睿安庄相天翊圣肃皇后。

    废后张氏,世宗第二后也。初封顺妃。七年,陈皇后崩,遂立为后。是时,帝方追古礼,令后率嫔御亲蚕北郊,又日率六宫听讲章圣《女训》于宫中。十三年正月废居别宫。十五年薨,丧葬仪视宣宗胡废后。

    孝烈皇后方氏,世宗第三后也,江宁人。帝即位且十年,未有子。大学士张孚敬言:“古者天子立后,并建六宫、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所以广嗣也。陛下春秋鼎盛,宜博求淑女,为子嗣计。”从之。十年三月,后与郑氏、王氏、阎氏、韦氏、沈氏、卢氏、沈氏、杜氏同册为九嫔,冠九翟冠,大采鞠衣,圭用次玉,谷文,册黄金涂,视皇后杀五分之一。至期,帝衮冕告太庙,还服皮弁,御华盖殿,传制,遣大臣行册礼。既册,从皇后朝奉先殿。礼成,帝服皮弁,受百官贺,盖创礼也。张后废,遂立为后,而封沈氏为宸妃,阎氏为丽妃。旧制:立后,谒内庙而已。至是,下礼臣议庙见礼。于是群臣以天子立三宫以承宗庙,《礼经》有庙见之文,乃考据《礼经》,参稽《大明集礼》,拟仪注以上。至期,帝率后谒太庙及世庙。越三日,颁诏天下。明日,受命妇朝。

    二十一年,宫婢杨金英等谋弑逆,帝赖后救得免,乃进后父泰和伯锐爵为侯。初,曹妃有色,帝爱之,册为端妃。是夕,帝宿端妃宫。金英等伺帝熟寝,以组缢帝项,误为死结,得不绝。同事张金莲知事不就,走告后。后驰至,解组,帝苏。后命内监张佐等捕宫人杂治,言金英等弑逆,王宁嫔首谋。又曰:曹端妃虽不与,亦知谋。时帝病悸不能言,后传帝命收端妃、宁嫔及金英等悉砾于市。并诛其族属十余人。然妃实不知也。久之,帝始知其冤。

    二十六年十一月乙未,后崩。诏曰:“皇后比救朕危,奉天济难,其以元后礼葬。”预名葬地曰永陵,谥孝烈,亲定谥礼,视昔加隆焉。礼成,颁诏天下。及大祥,礼臣请安主奉先殿东夹室,帝曰:“奉先殿夹室,非正也,可即祔太庙。”于是大学士严嵩等请设位于太庙东,皇妣睿皇后之次,后寝藏主则设幄于宪庙皇祖妣之右,以从祔于祖姑之义。帝曰:“祔礼至重,岂可权就。后非帝,乃配帝者,自有一定之序,安有享从此而主藏彼之礼!其祧仁宗,祔以新序,即朕位次,勿得乱礼。”嵩曰:“祔新序,非臣下所敢言,且阴不可当阳位。”乃命姑藏主睿皇后侧。

    二十九年十月,帝终欲祔后太庙,命再议。尚书徐阶言不可,给事中杨思忠是阶议,余无言者。帝觇知状。及议疏入,谓:“后正位中宫,礼宜祔享,但遽及庙次,则臣子之情,不唯不敢,实不忍也。宜设位奉先殿。”帝震怒。阶、思忠惶恐言:“周建九庙,三昭三穆。国朝庙制,同堂异室,与《周礼》不同。今太庙九室皆满,若以圣躬论,仁宗当祧,固不待言,但此乃异日圣子神孙之事。臣闻夏人之庙五,商以七,周以九。礼由义起,五可七,七可九,九之外亦可加也。请于太庙及奉先殿各增二室,以祔孝烈,则仁宗可不必祧,孝烈皇后可速正南面之位,陛下亦无预祧以俟之嫌。”帝曰:“臣子之谊,当祧当祔,力请可也。苟礼得其正,何避豫为!”于是阶等复会廷臣上言:“唐、虞、夏五庙,其祀皆止四世。周九庙,三昭三穆,然而兄弟相及,亦不能尽足六世。今仁宗为皇上五世祖,以圣躬论,仁宗于礼当祧,孝烈皇后于礼当祔。请祧仁宗,祔孝烈皇后于太庙第九室。”因上祧祔仪注。

    已而请忌日祭,帝犹衔前议,报曰:“孝烈继后,所奉者又入继之君,忌不祭亦可。”阶等请益力,帝曰:“非天子不议礼。后当祔庙,居朕室次,礼官顾谓今日未宜,徒饰说以惑众听。”因谕严嵩等曰:“礼官从朕言,勉强耳。即不忍祧仁宗,且置后主别庙,将来由臣下议处。忌日令奠一卮酒,不至伤情。”于是礼臣不敢复言,第请如敕行。乃许之。后二年,杨思忠为贺表触忌,予杖削籍。隆庆初,与孝洁皇后同日上尊谥曰孝烈端顺敏惠恭诚祗天卫圣皇后,移主弘孝殿。

    孝恪杜太后,穆宗生母也,大兴人。嘉靖十年封康嫔。十五年进封妃。三十三年正月薨。是时,穆宗以裕王居邸,礼部尚书欧阳德奏丧仪,请辍朝五日,裕王主丧事,遵高皇帝《孝慈录》,斩衰三年。帝谓当避君父之尊。大学士严嵩言:“高帝命周王橚为孙贵妃服慈母服,斩衰三年。是年,《孝慈录》成,遂为定制,自后久无是事。及兹当作则垂训于后。”帝命比贤妃郑氏故事:辍朝二日。赐谥荣淑,葬金山。穆宗立,上谥曰孝恪渊纯慈懿恭顺赞天开圣皇太后,迁葬永陵,祀主神霄殿。追封后父林为庆都伯,命其子继宗嗣。

    穆宗孝懿皇后李氏,昌平人。穆宗为裕王,选为妃,生宪怀太子。嘉靖三十七年四月薨。帝以部疏称薨非制,命改称故,葬金山。穆宗即位,谥曰孝懿皇后,封后父铭德平伯。神宗即位,上尊谥曰孝懿贞惠顺哲恭仁俪天襄圣庄皇后,合葬昭陵,祔太庙。

    孝安皇后陈氏,通州人。嘉靖三十七年九月选为裕王继妃。隆庆元年册为皇后。后无子多病,居别宫。神宗即位,上尊号曰仁圣皇太后,六年加上贞懿,十年加康静。初,神宗在东宫,每晨谒奉先殿、朝帝及生母毕,必之后所问安,后闻履声辄喜。既嗣位,孝事两宫无间。二十四年七月崩,谥曰孝安贞懿恭纯温惠佐天弘圣皇后,祀奉先殿别室。

    孝定李太后,神宗生母也,漷县人。侍穆宗于裕邸。隆庆元年三月封贵妃。生神宗。即位,上尊号曰慈圣皇太后。旧制:天子立,尊皇后为皇太后,若有生母称太后者,则加徽号以别之。是时,太监冯保欲媚贵妃,因以并尊风大学士张居正下廷臣议,尊皇后曰仁圣皇太后,贵妃曰慈圣皇太后,始无别矣。仁圣居慈庆宫,慈圣居慈宁宫。居正请太后视帝起居,乃徙居乾清宫。

    太后教帝颇严。帝或不读书,即召使长跪。每御讲筵入,尝令效讲臣进讲于前。遇朝期,五更至帝寝所,呼曰“帝起”,敕左右掖帝坐,取水为盥面,挈之登辇以出。帝事太后惟谨,而诸内臣奉太后旨者,往往挟持太过。帝尝在西城曲宴被酒,令内侍歌新声,辞不能,取剑击之。左右劝解,乃戏割其发。翼日,太后闻,传语居正具疏切谏,令为帝草罪己御札。又召帝长跪,数其过。帝涕泣请改乃已。六年,帝大婚,太后将返慈宁宫,敕居正曰:“吾不能视皇帝朝夕,先生亲受先帝付托,其朝夕纳诲,终先帝凭几之谊。”三月加尊号曰宣文。十年加明肃。十二年同仁圣太后谒山陵。二十九年加贞寿端献。三十四年加恭熹。四十二年二月崩,上尊谥曰孝定贞纯钦仁端肃弼天祚圣皇太后,合葬昭陵,别祀崇先殿。

    后性严明。万历初政,委任张居正,综核名实,几于富强,后之力居多。光宗之未册立也,给事中姜应麟等疏请被谪,太后闻之弗善。一日,帝入侍,太后问故。帝曰:“彼都人子也。”太后大怒曰:“尔亦都人子!”帝惶恐,伏地不敢起。盖内廷呼宫人曰“都人”,太后亦由宫人进,故云。光宗由是得立。群臣请福王之籓,行有日矣,郑贵妃欲迟之明年,以祝太后诞为解。太后曰:“吾潞王亦可来上寿乎!”贵妃乃不敢留福王。御史曹学程以建言论死。太后怜其母老,言于帝,释之。后父伟封武清伯。家人尝有过,命中使出数之,而抵其家人于法。顾好佛,京师内外多置梵刹,动费钜万,帝亦助施无算。居正在日,尝以为言,未能用也。

    神宗孝端皇后王氏,余姚人,生京师。万历六年册立为皇后。性端谨,事孝定太后得其欢心。光宗在东宫,危疑者数矣,调护备至。郑贵妃颛宠,后不较也。正位中宫者四十二年,以慈孝称。四十八年四月崩,谥孝端。光宗即位,上尊谥曰孝端贞恪庄惠仁明媲天毓圣显皇后。会帝崩,熹宗立,始上册宝,合葬定陵,主祔庙。

    与后同日册封者有昭妃刘氏。天启、崇祯时,尝居慈宁宫,掌太后玺。性谨厚,抚爱诸王。庄烈帝礼事之如大母。尝以岁朝朝见,帝就便坐,俄假寐。太后戒勿惊,命尚衣谨护之。顷之,帝觉,摄衣冠起谢曰:“神祖时海内少事;今苦多难,两夜省文书,未尝交睫,在太妃前,困不自持如此。”太妃为之泣下。崇祯十五年薨,年八十有六。

    孝靖王太后,光宗生母也。初为慈宁宫宫人。年长矣,帝过慈宁,私幸之,有身。故事:宫中丞宠,必有赏赉,文书房内侍记年月及所赐以为验。时帝讳之,故左右无言者。一日,侍慈圣宴,语及之。帝不应。慈圣命取内起居注示帝,且好语曰:“吾老矣,犹未有孙。果男者,宗社福也。母以子贵,宁分差等耶?”十年四月封恭妃。八月,光宗生,是为皇长子。既而郑贵妃生皇三子,进封皇贵妃,而恭妃不进封。二十九年册立皇长子为皇太子,仍不封如故。三十四年,元孙生,加慈圣徽号,始进封皇贵妃。三十九年病革,光宗请旨得往省,宫门犹闭,抉钥而入。妃目眚,手光宗衣而泣曰:“儿长大如此,我死何恨!”遂薨。大学士叶向高言:“皇太子母妃薨,礼宜从厚。”不报。复请,乃得允。谥温肃端靖纯懿皇贵妃,葬天寿山。

    光宗即位,下诏曰:“朕嗣承基绪,抚临万方,溯厥庆源,则我生母温肃端靖纯懿皇贵妃恩莫大焉。朕昔在青宫,莫亲温凊,今居禁闼,徒痛桮棬,欲伸罔极之深悰,惟有肇称乎殷礼。其准皇祖穆宗皇帝尊生母荣淑康妃故事,礼部详议以闻。”会崩,熹宗即位,上尊谥曰孝靖温懿敬让贞慈参天胤圣皇太后,迁葬定陵,祀奉慈殿。后父天瑞,封永宁伯。

    恭恪贵妃郑氏,大兴人。万历初入宫,封贵妃,生皇三子,进皇贵妃。帝宠之。外廷疑妃有立己子谋。群臣争言立储事,章奏累数千百,皆指斥宫闱,攻击执政。帝概置不问。由是门户之祸大起。万历二十九年春,皇长子移迎禧宫,十月立为皇太子,而疑者仍未已。

    先是,侍郎吕坤为按察使时,尝集《闺范图说》。太监陈矩见之,持以进帝。帝赐妃,妃重刻之,坤无与也。二十六年秋,或撰《闺范图说跋》,名曰《忧危竑议》,匿其名,盛传京师,谓坤书首载汉明德马后由宫人进位中宫,意以指妃,而妃之刊刻,实藉此为立己子之据。其文托“硃东吉”为问答。“东吉”者,东朝也。其名《忧危》,以坤曾有《忧危》一疏,因借其名以讽,盖言妖也。妃兄国泰、侄承恩以给事中戴士衡尝纠坤,全椒知县樊玉衡并纠贵妃,疑出自二人手。帝重谪二人,而置妖言不问。逾五年,《续忧危竑议》复出。是时太子已立,大学士硃赓得是书以闻。书托“郑福成”为问答。“郑福成”者,谓郑之福王当成也。大略言:“帝于东宫不得已而立,他日必易。其特用硃赓内阁者,实寓更易之义。”词尤诡妄,时皆谓之妖书。帝大怒,敕锦衣卫搜捕甚急。久之,乃得皦生光者,坐极刑,语详郭正域、沈鲤传。

    四十一年,百户王曰乾又告变,言奸人孔学等为巫蛊,将不利于圣母及太子,语亦及妃。赖大学士叶向高劝帝以静处之,而速福王之籓,以息群言。事乃寝。其后“梃击”事起,主事王之寀疏言张差狱情,词连贵妃宫内侍庞保、刘成等,朝议氵匈氵匈。贵妃闻之,对帝泣。帝曰:“外廷语不易解,若须自求太子。”贵妃向太子号诉。贵妃拜,太子亦拜。帝又于慈宁宫太后几筵前召见群臣,令太子降谕禁株连,于是张差狱乃定。神宗崩,遗命封妃皇后。礼部侍郎孙如游争之,乃止。及光宗崩,有言妃与李选侍同居乾清宫谋垂帘听政者,久之始息。

    崇祯三年七月薨,谥恭恪惠荣和靖皇贵妃,葬银泉山。

    光宗孝元皇后郭氏,顺天人。父维城以女贵,封博平伯,进侯。卒,兄振明嗣。后于万历二十九年册为皇太子妃。四十一年十一月薨,谥恭靖。熹宗即位,上尊谥曰孝元昭懿哲惠庄仁合天弼圣贞皇后,迁葬庆陵,祔庙。

    孝和王太后,熹宗生母也,顺天人。侍光宗东宫,为选侍。万历三十二年进才人。四十七年三月薨。熹宗即位,上尊谥曰孝和恭献温穆徽慈谐天鞠圣皇太后,迁葬庆陵,祀奉先殿。崇祯十一年三月以加上孝纯太后尊谥,于御用监得后及孝靖太后玉册玉宝,始命有司献于庙。忠贤党王体乾坐怠玩,论死。盖距上谥时十有八年矣。

    孝纯刘太后,庄烈帝生母也,海州人,后籍宛平。初入宫为淑女。万历三十八年十二月生庄烈皇帝。已,失光宗意,被谴,薨。光宗中悔,恐神宗知之,戒掖庭勿言,葬于西山。及庄烈帝长,封信王,追进贤妃。时庄烈帝居勖勤宫,问近侍曰:“西山有申懿王坟乎?”曰:“有。”“傍有刘娘娘坟乎?”曰:“有。”每密付金钱往祭。及即位,上尊谥曰孝纯恭懿淑穆庄静毘天毓圣皇太后,迁葬庆陵。

    帝五岁失太后,问左右遗像,莫能得。傅懿妃者,旧与太后同为淑女,比宫居,自称习太后,言宫人中状貌相类者,命后母瀛国太夫人指示画工,可意得也。图成,由正阳门具法驾迎入。帝跪迎于午门,悬之宫中,呼老宫婢视之,或曰似,或曰否。帝雨泣,六宫皆泣。

    故事:生母忌日不设祭,不服青。十五年六月,帝以太后故,欲追前代生继七后,同建一庙,以展孝思。乃御德政殿,召大学士及礼臣入,问曰:“太庙之制,一帝一后,祧庙亦然,历朝继后及生母凡七位皆不得与,即宫中奉先殿亦尚无祭,奈何?”礼部侍郎蒋德璟曰:“奉先殿外尚有奉慈殿,所以奉继后及生母者,虽废可举也。”帝曰:“奉慈殿外,尚有弘孝、神霄、本恩诸殿。”德璟曰:“内廷规制,臣等未悉。孝宗建奉慈殿,嘉靖间废之,今未知尚有旧基否?”帝曰:“奉慈已撤,惟奉先尚可拓也。”于是别置一殿,祀孝纯及七后云。

    康妃李氏,光宗选侍也。时宫中有二李选侍,人称东、西李。康妃者,西李也,最有宠,尝抚视熹宗及庄烈帝。光宗即位,不豫,召大臣入,帝御暖阁,凭几,命封选侍为皇贵妃。选侍趣熹宗出曰:“欲封后。”帝不应。礼部侍郎孙如游奏曰:“今两太后及元妃、才人谥号俱未上,俟四大礼举行后未晚。”既而帝崩,选侍尚居乾清宫,外廷恟惧,疑选侍欲听政。大学士刘一燝、吏部尚书周嘉谟、兵科都给事中杨涟、御史左光斗等上疏力争,选侍移居仁寿殿。事详一燝、涟传。

    熹宗即位,降敕暴选侍凌殴圣母因致崩逝及妄觊垂帘状。而御史贾继春进安选侍揭,与周朝瑞争驳不已。帝复降敕曰:“九月一日,皇考宾天,大臣入宫哭临毕,因请朝见。选侍阻朕暖阁,司礼监官固请,乃得出。既许复悔,又使李进忠等再三趣回。及朕至乾清丹陛,进忠等犹牵朕衣不释。甫至前宫门,又数数遣人令朕还,毋御文华殿也。此诸臣所目睹。察选侍行事,明欲要挟朕躬,垂帘听政。朕蒙皇考令选侍抚视,饮膳衣服皆皇祖、皇考赐也。选侍侮慢凌虐,朕昼夜涕泣。皇考自知其误,时加劝慰。若避宫不早,则爪牙成列,朕且不知若何矣。选侍因殴崩圣母,自忖有罪,每使宫人窃伺,不令朕与圣母旧侍言,有辄捕去。朕之苦衷,外廷岂能尽悉。乃诸臣不念圣母,惟党选侍,妄生谤议,轻重失伦,理法焉在!朕今停选侍封号,以慰圣母在天之灵;厚养选侍及皇八妹,以敬遵皇考之意。尔诸臣可以仰体朕心矣。”已,复屡旨诘责继春,继春遂削籍去。

    是时,熹宗初即位,委任司礼太监王安,故敕谕如此。久之,魏忠贤乱政。四年封选侍为康妃。五年修《三朝要典》,涟、光斗等皆得罪死,复召继春,与前旨大异矣。久之,始卒。庄妃李氏,即所称东李者也。仁慈寡言笑,位居西李前,而宠不及。庄烈帝幼失母,育于西李。既而西李生女,光宗改命东李抚视。天启元年二月封庄妃。魏忠贤、客氏用事,恶妃持正,宫中礼数多被裁损,愤郁薨。崇祯初,诏赐妃弟成楝田产。

    选侍赵氏者,光宗时,未有封号。熹宗即位,忠贤、客氏恶之,矫旨赐自尽。选侍以光宗赐物列案上,西向礼佛,痛哭自经死。

    熹宗懿安皇后张氏,祥符人。父国纪,以女贵,封太康伯。天启元年四月册为皇后。性严正,数于帝前言客氏、魏忠贤过失。尝召客氏至,欲绳以法。客、魏交恨,遂诬后非国纪女,几惑帝听。三年,后有娠,客、魏尽逐宫人异己者,而以其私人承奉,竟损元子。帝尝至后宫,后方读书。帝问何书。对曰:“《赵高传》也。”帝默然。时宫门有匿名书烈忠贤逆状者,忠贤疑出国纪及被逐诸臣手。其党邵辅忠、孙杰等,欲因此兴大狱,尽杀东林诸臣,而借国纪以摇动中宫,冀事成则立魏良卿女为后。顺天府丞刘志选侦知之,首上疏劾国纪,御史梁梦环继之,会有沮者乃已。及熹宗大渐,折忠贤逆谋、传位信王者,后力也。庄烈帝上尊号曰懿安皇后。十七年三月,李自成陷都城,后自缢。顺治元年,世祖章皇帝命合葬熹宗陵。

    裕妃张氏,熹宗妃也。性直烈。客、魏恚其异己,幽于别宫,绝其饮食。天雨,妃匍匐饮檐溜而死。又慧妃范氏者,生悼怀太子不育,复失宠。李成妃侍寝,密为慧妃乞怜。客、魏知之怒,亦幽成妃于别宫。妃预藏食物檐瓦间,闭宫中半月不死,斥为宫人。崇祯初,皆复位号。

    庄烈帝愍皇后周氏,其先苏州人,徙居大兴。天启中,选入信邸。时神宗刘昭妃摄太后宝,宫中之政悉禀成于熹宗张皇后。故事:宫中选大婚,一后以二贵人陪;中选,则皇太后幕以青纱帕,取金玉跳脱系其臂;不中,即以年月帖子纳淑女袖,侑以银币遣还。懿安疑后弱,昭妃曰:“今虽弱,后必长大。”因册为信王妃。帝即位,立为皇后。

    后性严慎。尝以寇急,微言曰:“吾南中尚有一家居。”帝问之,遂不语,盖意在南迁也。至他政事,则未尝预。田贵妃有宠而骄,后裁之以礼。岁元日,寒甚,田妃来朝,翟车止庑下。后良久方御坐,受其拜,拜已遽下,无他言。而袁贵妃之朝也,相见甚欢,语移时。田妃闻而大恨,向帝泣。帝尝在交泰殿与后语不合,推后仆地,后愤不食。帝悔,使中使持貂裀赐后,且问起居。妃寻以过斥居启祥宫,三月不召。一日,后侍帝于永和门看花,请召妃。帝不应。后遽令以车迎之,乃相见如初。帝以寇乱茹蔬。后见帝容体日瘁,具馔将进,而瀛国夫人奏适至,曰:“夜梦孝纯太后归,语帝瘁而泣,且曰:‘为我语帝,食毋过苦。’”帝持奏入宫,后适进馔。帝追念孝纯,且感后意,因出奏示后,再拜举匕箸,相向而泣,泪盈盈沾案。

    崇祯十七年三月十八日暝,都城陷,帝泣语后曰:“大事去矣。”后顿首曰:“妾事陛下十有八年,卒不听一语,至有今日。”乃抚太子、二王恸哭,遣之出宫。帝令后自裁。后入室阖户,宫人出奏,犹云“皇后领旨”。后遂先帝崩。帝又命袁贵妃自缢,系绝,久之苏。帝拔剑斫其肩,又斫所御妃嫔数人,袁妃卒不殊。世祖章皇帝定鼎,谥后曰庄烈愍皇后,与帝同葬田贵妃寝园,名曰思陵。下所司给袁妃居宅,赡养终其身。

    有宫人魏氏者,当贼入宫,大呼曰:“我辈必遭贼污,有志者早为计。”遂跃入御河死,顷间从死者一二百人。宫人费氏,年十六,自投眢井中。贼钩出,见其姿容,争夺之。费氏绐曰:“我长公主也。”群贼不敢逼,拥见李自成。自成命中官审视之,非是,以赏部校罗某者。费氏复绐罗曰:“我实天潢,义难苟合,将军宜择吉成礼。”罗喜,置酒极欢。费氏怀利刃,俟罗醉,断其喉立死。因自诧曰:“我一弱女子,杀一贼帅足矣。”遂自刎死。自成闻大惊,令收葬之。

    恭淑贵妃田氏,陕西人,后家扬州。父弘遇以女贵,官左都督,好佚游,为轻侠。妃生而纤妍,性寡言,多才艺,侍庄烈帝于信邸。崇祯元年封礼妃,进皇贵妃。宫中有夹道,暑月驾行幸,御盖行日中。妃命作蘧篨覆之,从者皆得休息。又易小黄门之舁舆者以宫婢。帝闻,以为知礼。尝有过,谪别宫省愆。所生皇五子,薨于别宫,妃遂病。十五年七月薨。谥恭淑端惠静怀皇贵妃,葬昌平天寿山,即思陵也。

    赞曰:高皇后从太祖备历艰难,赞成大业,母仪天下,慈德昭彰。继以文皇后仁孝宽和,化行宫壸,后世承其遗范,内治肃雍。论者称有明家法,远过汉、唐,信不诬矣。万、郑两贵妃,亦非有阴鸷之谋、干政夺嫡之事,徒以恃宠溺爱,遂滋谤讪。《易》曰:“闲有家,悔亡。”苟越其闲,悔将无及。圣人之垂戒远矣哉。

    【译文】

    孝宗孝康皇后张氏,兴济人。

    父亲张峦,因乡贡入太学。

    母亲金氏,梦到月亮掉进怀中而生下皇后。

    成化二十三年,选为太子妃。

    这一年,孝宗即位,册立为皇后。

    皇帝对外戚相当优厚礼待,追封张峦为昌国公,封皇后的弟弟张鹤龄为寿宁侯,张延龄焉建昌伯,在兴济为皇后建造家庙,工程浩大宏丽,好几年纔建好。

    张鹤龄、张延龄一并注籍禁宫,纵容家人焉非牟利,朝廷内外群臣多有进言,皇帝因为皇后的缘故不加追究。

    武宗即位,尊为皇太后。

    五年十二月,因为平定朱寅镭,上尊号为慈寿皇太后。

    世宗入宫继皇位,称圣母,加上尊号为昭圣慈寿。

    嘉靖三年加上昭圣康惠慈寿。

    后来,改称伯母。

    十五年,又加上昭圣恭安康惠慈寿。

    二十年八月死,谧号为孝康靖肃庄慈哲懿翊天赞圣敬皇后,合葬于泰陵,拊祭太庙。

    武宗死时,江彬等人心怀逆乱。

    全靠皇后与大学士杨廷和在宫中制定对策,迎立世宗,而世宗后来反而对皇后日益薄情。

    元年举行大婚礼,起初传昭圣懿旨,随后又改为寿安太后。

    寿安,是宪宗的皇妃,兴献帝的亲生母亲。

    杨廷和力争,这纔作罢。

    三年,兴国太后诞辰,救命受封号的妇女朝贺,宴席赏赐都比平常加倍。

    等到太后的诞辰,敕命免去朝贺。

    修撰舒芬上疏劝谏,被夺去俸禄。

    御史朱涮、马明衡、陈逅、季本,员外郎林惟聪等人先后进言,都被治罪。

    最终罢除了朝贺。

    起初,兴国太后以藩妃的身份入宫,太后仍旧以旧例对待她,皇帝很不高兴。

    等到皇帝朝见,太后对他又很傲慢。

    恰逢太后的弟弟张延龄被别人告发,皇帝以张延龄为谋反罪判处死刑,太后窘迫没有办法。

    哀冲太子降生,请求入宫道贺,皇帝谢绝不见。

    派人求情,也不答应。

    大学士张孚敬也为张延龄求情,皇帝下手诏说:“天下,是高皇帝打下来的天下,孝宗皇帝遵守高皇帝的法令。

    你顾虑伤害伯母的心,难道就不顾虑伤害高、孝二位先帝的心吗?”张孚敬又上奏说:“陛下继承皇位的时候,听信臣下的意见,称伯母皇太后,朝中大臣认为陛下有过失,至今没有停止。

    现在大小群臣默默无言,确实徺幸太后不能善终,以加重陛下的过错而已。

    谋反的罪行,刑法应当判处灭族,昭圣太后难道不是张家的人吗,陛下怎样处置这件事呢?”冬月提审囚犯,皇帝又要杀张延龄,最终因为张孚敬的话而作罢。

    没多久,奸人刘束山告发变乱,一并捉拿张鹤龄关进钦犯监狱。

    太后沦落到穿着破衣服睡草席为他们求情,也不听从。

    后来,张鹤龄病死狱中。

    等到太后死了,皇帝终究杀了张延龄,事情详见《外戚传》。

    武宗孝静皇后夏氏,上元人。

    正德元年册立为皇后。

    嘉靖元年,上尊称为庄肃皇后。

    十四年正月死,合葬于康陵,拊祭太庙。

    起初,礼部大臣奏上丧葬礼仪,皇帝说:“叔嫂之间没有规定的丧服,况且两宫太后在上,朕服青衣丧服,臣民服母后丧服。”礼部尚书夏言说:“皇上认为叔嫂之间绝服,那么群臣不敢穿素服朝见皇上,请暂时免去上朝参拜。”得到准许。

    不久商议谧号,大学士张孚敬说:“刚死的皇后是皇上的嫂嫂,与各朝代的元配皇后有别,适合用两个字或四个字。”李时说:“应当用八个字。”左都御史王廷相、吏部侍郎霍韬等人说:“都是皇后,有何区别?”夏言总结了众人的意见,于是上奏说:“古人崇尚简朴,谧法简约,合乎本人的品行,后人增加用字.,是做臣子的情意。

    生当今世,适宜实行当代的制度。

    刚死的皇后应当一如列位圣上元配皇后的谧号,两个字四个字以及八个字,在礼法上都没有依据。”皇帝不肯听从,命令再议。

    群臣请求同意张孚敬的意见。

    皇帝说:“用六个字,合于阴数。”于是上谧号为孝静庄惠安肃毅皇后。

    十五年,皇帝觉得张孚敬的话不正确,下敕令说:“孝静皇后的谧号不完备,与武宗不相匹配。”这纔改谧为孝静庄惠安肃温诚顺天偕圣毅皇后。

    世宗孝洁皇后陈氏,是元城人。

    嘉靖元年册立为皇后。

    皇帝性情严厉0有一天,与皇后同坐,张、方二妃进奉香茶,皇帝随眼望了她们的手。

    皇后生气,扔下杯子站起来。

    皇帝大怒。

    皇后惊恐害怕,流产而死,这是七年十月的事。

    丧礼从简。

    皇帝穿素服驾临西角门十天,随即黑衣黑帽驾临奉天门,谧号为悼灵,葬于袄儿峪。

    下葬之日,灵柩抬出王门,百官祇吊丧一天。

    给事中王汝梅劝谏。

    不听从。

    十五年,礼部尚书夏言提议请求改谧。

    那时皇帝心中的怒气已经释然,纔改谧号为孝洁。

    穆宗即位,礼部大臣议论说:“孝洁皇后,是刚死的皇帝的元配皇后,应当合葬并拊祭太庙。

    如果遵从遣留制度拊祭孝烈,就抛弃了元配,如果同时拊祭,就是两个皇后了。

    刚死的皇帝升登拊祭时,应当供奉孝洁相配,迁葬永陵,孝烈的神位牌应当另外祭祀。”回报同意。

    隆庆元年二月,上尊谧为孝洁恭懿慈睿安庄相天翊圣肃皇后。

    废后张氏,是世宗的第二个皇后。

    起初封为顺妃。

    七年,陈皇后死,就立为皇后。

    这时,皇帝正推行仿古的礼法,令皇后率领嫔妃亲自在北郊养蚕,又每天率领六宫在宫中听讲章圣皇后的《女训》。

    十三年正月,被废居住在其它宫殿。

    十五年死,丧葬礼仪比照宣宗胡废后。

    孝烈皇后方氏,是世宗的第三个皇后,江宁人。

    皇帝即位将近十年,还没有皇子。

    大学士张孚敬说:“自古天子册立皇后,并设立六官、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都是为了增多后嗣。

    陛下年富力强,应当广求淑女,为子嗣打算。”听从了这个意见。

    十年三月,皇后与郑氏、王氏、间氏、韦氏、沈氏、卢氏、沈氏、杜氏一同被册封焉九嫔,戴九翟冠,穿大采鞠衣,圭用次玉,谷文,封册用黄金涂饰,比皇后的礼仪降低五分之一。

    到佳期,皇帝穿戴龙衮冠冕告祭太庙,回来戴上皮弁冠,驾临华盖殿,传下制命,派大臣举行册封礼。

    册封完毕,跟随皇后朝拜奉先殿。

    仪式完成,皇帝戴着日常的皮弁冠,接受百官朝贺,因为这是一次独创的礼仪。

    张后被废,就被立为皇后,封沈氏为宸妃,板氏为丽妃。

    旧有制度,册立皇后,到内庙朝拜而已,到这时,下发礼部大臣商议拜谒太庙的礼仪。

    于是群臣以天子立三宫承继宗庙,《礼经》有拜谒宗庙的文字,考据《礼经》,参考《大明集礼》,拟定仪式上奏。

    到预定的日子,皇帝带着皇后拜谒太庙及世庙。

    过了三日,颁诏天下。

    第二天,接受有封号的妇女朝拜。

    二十一年,宫中婢女杨金英等人谋反刺杀皇帝,倚赖皇后救助免遭于难,于是进封皇后的父亲泰和伯方锐的爵位为侯。

    起初,曹妃有美色,皇帝喜爱她,册封为端妃。

    那一晚,皇帝住在端妃宫中。

    杨金英等人等到皇帝熟睡之后,用丝带勒皇帝的脖颈,不小心打成死结,得以不死。

    同谋张金莲知道事情不成,跑去告诉了皇后。

    皇后飞奔而来,解开丝带,皇帝苏醒过来。

    皇后命令内监张佐等人捉拿宫人治罪,说杨金英等人弒君谋逆,主谋是王宁嫔。

    又说,曹端妃虽然没有参与,也知道这个预谋。

    当时皇帝惊魂未定不能说话,皇后传皇帝的命令逮捕端妃、宁嫔以及杨金英等人全部裂尸于市,并且诛杀她们的族人十多个人,然而端妃实际上并不知情。

    很久之后,皇帝纔知道她是冤枉的。

    二十六年十一月乙末日,皇后死。

    下诏说:“皇后先前从危难中营救了朕,奉天济难,按元配皇后的礼仪安葬。”预先命名葬地为永陵,谧号孝烈,亲自拟定谧礼,比以往更加隆重。

    仪式完成,颁诏于天下。

    等到两周年除灵,礼部大臣奏请在奉先殿东边的夹室安放神位牌,皇帝说:“奉先殿的夹室,不是正殿,可即刻拊祭太庙。”于是大学士严嵩等人奏请在太庙束侧设立神位牌,皇妣睿皇后的后边,后来安放寝殿神位牌就在宪庙皇祖妣的右侧,以跟随祖姑拊祭的意思。

    皇帝说:“拊祭之礼至关重要,岂能权宜迁就。

    皇后不是皇帝,是配享皇帝的,自有一定的顺序,哪有享祭从此而神位牌安放在彼的礼节。

    迁仁宗入祧庙,按新的次序拊祭,就是朕的位次.不要乱了礼制。”严嵩说:“新的拊祭次序,不是臣下所敢谈论的,况且女不应挡了男的位次。”这纔命令暂时安放神位牌在睿皇后旁边。

    二十九年十月,皇帝终究想要使皇后拊祭太庙,命令再次讨论。

    尚书徐阶说不可以,给事中杨思忠赞同徐阶的意见,其它人没有发表意见。

    皇帝推测到了情况。

    等到议定的奏疏送上,说:“皇后正位中宫,按礼法应当拊祭受享,但突然动及太庙次序,从臣子的情理来说,不仅是不敢,也是不忍。

    适宜在奉先殿设立牌位。”皇帝震怒。

    徐阶、杨思忠惶恐地说:“周建立九庙,三昭三穆。

    本朝庙制,同堂异室,与《周礼》不同。

    而今太庙九室都已经安置满,如若以陛下自己而言,仁宗应当迁居祧庙,固然不用多说,但这是他日圣上儿孙的事情。

    臣听说夏人的庙制为五,商为七,周为九。

    礼法因情意而设,五可以加为七,七可以加为九,九之外也还可以增加。

    奏请在太庙和奉先殿各增加二室,以便拊祭孝烈,那么仁宗也不必迁居,孝烈皇后可以立即安放朝南的正位,陛下也不用牵涉进预先迁移祧庙以等待的嫌疑了。”皇帝说:“臣子的道义,应当迁祧庙或拊祭,勉力奏请是可以的。

    假若按照礼法得到正理,避嫌又有什么关系呢。”于是徐阶等人又联合朝臣上言说:“唐、虞、夏五庙,祭祀都只有四代。

    周九庙,三昭三穆,然而兄弟相互继承,也不能完全达到六代。

    而今仁宗为皇上五世祖,按照圣上而论,仁宗按礼法应当迁祧庙,孝烈皇后按礼法应当拊祭太庙。

    奏请迁仁宗于祧庙,拊祭孝烈皇后于太庙第九室。”因而呈上迁居祧庙拊祭的仪程。

    后来请求在死之日祭祀,皇帝仍然怨恨先前的议论,回复说:“孝烈是继立的皇后,供奉她的又是入宫继立的君主,死之日不祭祀也可以。”徐阶等人尽力恳请,皇帝说:“不是天子不讲礼法。

    皇后应当拊祭太庙,位居朕的庙室之旁,礼部官员反而说现在不适合,只是掩饰巧言迷惑众听。”因而告谕严嵩等人说:“礼部官员听从朕的话,只是勉强而已。

    既不忍心迁仁宗于祧庙,并且又安放皇后的神位脾在别庙,将来由臣下商议处理。

    死之日令祭奠一杯酒,不至于有伤情意。”因此礼部官员不敢再说话,只是请求依照敕令行事,这纔准许。

    遇了两年,杨思忠上贺表触犯忌讳,被廷杖革职。

    隆庆初年,与孝洁皇后同一天上尊谧为孝烈端顺敏惠恭诚祗天卫圣皇后,移神孝恪杜太后,是穆宗的生母,大兴人。

    嘉靖十年封为康嫔。

    十五年进封为妃。

    三十三年正月死。

    当时,穆宗以裕王的身份住在府邸,礼部尚书欧阳德奏请丧仪,请求罢朝五天,由裕王主持丧事,遵从高皇帝《孝慈录》,服斩衰三年。

    皇帝说应当避让君父的尊贵。

    大学士严嵩说:“高皇帝命周王朱楠为孙贵妃服养育自己的庶母的丧,服斩衰三年。

    这年,《孝慈录》写成,于是成为定制,自那以后很久没有这样的事情。

    到此时应当遵从制度垂训于后代子孙。”皇帝命令比照贤妃郑氏的旧例,罢朝两天,赐谧号荣淑,埋葬在金山。

    穆宗即位,上谧号为孝恪渊纯慈懿恭顺赞天开圣皇太后,迁葬永陵,祭祀神位牌于神霄殿。

    追封太后的父亲杜林为庆都伯,命令他的儿子杜继宗承袭。

    穆宗孝懿皇后李氏,旦圣人。

    穆宗为裕王时,选为王妃,生下宪怀太子。

    嘉靖三十七年四月死。

    皇帝认为礼部上疏称薨不符合礼制,命令改称故,葬于金山。

    穆宗即位,谧为孝懿皇后,封皇后的父亲李铭为德平伯。

    神宗即位,上尊谧为孝懿贞惠顺哲恭仁俪天襄圣庄皇后,合葬昭陵,拊祭太庙。

    孝安皇后陈氏,通州人。

    嘉靖三十七年九月,选为裕王继妃。

    隆庆元年,册封为皇后。

    皇后没有儿子并且多病,住在别的宫殿。

    神宗即位,上尊号为仁圣皇太后,六年,加上贞懿,十年,加上康静。

    起初,神宗在束宫,每天早晨拜谒奉先殿、朝见皇帝以及亲生母完毕,必定到皇后的住所问安,皇后听到脚步声就很高兴。

    即位以后,孝顺侍奉两宫太后不曾间断。

    二十四年七月死,谧为孝安贞懿恭纯温惠佐天弘圣皇后,祭孝定李太后,是神宗的亲生母,椁县人。

    在裕王府邸时就侍奉穆宗。

    隆庆元年三月封为贵妃。

    生神宗0神宗即位,上尊号为慈圣皇太后。

    旧有制度,天子即位,尊皇后为皇太后,如若有亲生母称太后的,则加徽号以便区别。

    这时,太监冯保想要讨好贵妃,因而以并尊的意思暗示给大学士张居正下交朝臣商议,尊皇后为仁圣皇太后,贵妃为慈圣皇太后,开始没有区别了。

    仁圣住在慈庆宫,慈圣住在慈宁宫。

    张居正奏请太后照顾皇帝的起居,这纔迁居干清宫。

    太后教导皇帝很严格。

    皇帝有时不读书,立即召来使他长跪。

    每次驾临御前讲席入宫,常命他效仿讲席之臣进讲于前。

    遇到上朝的日子,五更天就到皇帝的寝所,喊道“皇帝起来”,敕令左右扶皇帝坐起,打水来为他洗脸,带着他乘上车辇出官。

    皇帝侍奉太后已很谨慎,而众内臣奉太后旨意的,往往挟持太过分了。

    皇帝曾经在西城曲宴喝醉了酒,令内侍唱新曲子,推辞说不会唱,皇帝取剑击他。

    左右劝解,这纔戏耍割掉了他的头发。

    第二天,太后听说了,传话给张居正写奏疏严厉进谏,令他为皇帝草拟罪责自己的御札。

    又召来皇帝使他长跪,历敷他的遇错。

    皇帝哭泣流涕请求改过纔作罢。

    六年,皇帝大婚,太后将要回到慈宁宫,敕命张居正说:“我不能亲自早晚照看皇帝了,先生受先帝亲自嘱托,你要日夜进谏教诲,善终先帝临终托付的情谊。”三月,加尊号焉宣文。

    十年,加明肃。

    十二年,与仁圣太后一起拜谒山陵。

    二十九年,加贞寿端献。

    三十四年,加恭熹。

    四十二年二月死,上尊谧为孝定贞纯钦仁端肃弼天祚圣皇太后,合葬昭陵,在崇先殿祭祀。

    太后性情严明。

    万历初年的朝政,委任给张居亚,综合考察名与实,国力几乎称得上富强,太后的功劳居多。

    光宗还没有册立的时候,给事中姜应麟等人上疏奏请被贬谪,太后听说了认为不对。

    有一天,皇帝入宫侍奉,太后询问绿故。

    皇帝说:“他是宫女的儿子。”太后大怒说:“你也是宫女的儿子!”皇帝很惶恐,伏在地上不敢起身。

    原来内廷称呼官人为“都人”,太后也是从宫人的身份进封的,因此这样说。

    光宗因此得以册立。

    群臣奏请福王到他的藩国,临行没几天了,郑贵妃想要推迟到明年,以庆祝太后的诞辰焉借口。

    太后说:“我那潞王也可来上寿吗?”贵妃这纔不敢留福王。

    御史曹学程因为进言被处以死刑。

    太后可怜他的母亲年迈,对皇帝说了,就释放了他。

    太后父亲李伟封为武清伯。

    家人曾经有过失,命内廷使者出宫敷落他,并把家人依法查办。

    只是喜好拜佛,京城内外建造了很多寺庙,动辄耗费数以万计,皇帝也帮助施舍无法计算。

    亟星至在世之日,曾经以此劝谏,不能采用。

    神宗孝端皇后王氏,是余姚人,生于京城。

    万历六年册立为皇后。

    性情端庄谨慎,侍奉孝定太后得到欢心。

    光宗在东宫的时候,好几次被猜疑遇到危险,护卫备至。

    郑贵妃专宠,皇后也不计较。

    在中宫的正位上四十二年,以孝慈著称。

    万历四十八年四月死,谧号孝端。

    光宗即位,上尊谧为孝端贞恪庄惠仁明媲天毓圣颢皇后。

    恰逢皇帝死,熹宗即位,这纔上册宝,合葬定陵,神位牌拊祭太庙。

    与皇后同一天册封的有昭妃刘氏。

    天启、崇祯年间,曾经居住在慈宁官,掌管太后的宝玺。

    性情谨慎敦厚,慈爱诸王。

    庄烈皇帝侍奉她如同对待太后。

    曾经在正月初一朝见,皇帝随便就坐,一会儿就打起瞌睡来。

    太后命人不要惊动他,命令尚衣恭敬服侍。

    不一会儿,皇帝醒来,整理好衣冠起身谢罪说:“神祖之时国内平靖。

    而今苦于多有忧患,连接两个晚上审阅公文,不曾合眼,在太妃面前,困倦不能自持以致如此。”太妃为此伤心流泪。

    崇桢十五年死,时年八十六岁。

    孝靖王太后,是光宗的亲生母。

    起初是慈宁官的宫人。

    年纪已大了,皇帝经过慈宁宫,私下幸御了她,有了身季。

    按照旧例,在宫中得到皇帝的宠御,必定有赏赐,文书房内侍记载日期以及所赏赐的东西作为验证。

    当时皇帝忌讳,因此左右之人没有人说这件事。

    有一天,侍奉慈圣太后饮宴,谈到这件事。

    皇帝没有答话。

    慈圣命人取来内宫起居注给皇帝看,并且和颜悦色地说:“我已经年迈了,却还没有孙子。

    果真生下男孩,是宗庙社稷的福佑啊。

    母凭子贵,难道还要分什么等级吗?”十年四月封为恭妃。

    八月,光宗出生,这就是皇长子。

    接着郑贵妃生下皇三子,进封为皇贵妃,而恭妃没有进封。

    二十九年,册立皇长子为皇太子,仍然保持原位没有进封。

    三十四年,长孙出生,加慈圣徽号,这纔进封为皇贵妃。

    三十九年病重,光宗请准圣旨得以前去探望,宫门还紧闭着,砸烂门锁纔得以进入。

    皇妃眼已瞎,手拉着光宗的衣服哭道:“孩儿已经长大成人,我虽死何憾。”于是死去。

    大学士叶向高说:“皇太子母妃死,葬礼应当隆重。”没有回覆。

    又奏请,纔得到准许。

    谧为温尽塑茵纯懿皇贵妃,葬在天寿山。

    光宗即位,下诏说:“朕继承基业,统治天下,追根溯源,我的亲生母温肃端靖纯懿皇贵妃的恩情最大。

    朕往日在柬宫,不能亲身侍奉,而今身在禁宫,只能徒劳地饮酒伤怀,想要表达无限的深情,只有寄希望于隆重的礼仪。

    参照皇祖穆宗皇帝尊亲生母荣淑康妃的旧例,礼部详细地商讨后上奏。”恰逢驾崩,熹宗即位,上尊谧为孝靖温懿敬让贞慈参天胤圣皇太后,迁葬定陵,祀于奉慈殿。

    太后的父亲王天瑞,封为永宁伯。

    恭恪贵妃郑氏,大兴人。

    万历初年入宫,封为贵妃,生下皇三子,进封为皇贵妃。

    皇帝很宠爱她。

    宫外有人怀疑贵妃有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的阴谋。

    群臣争先进言册立储君的事,奏章累计数以干百,都指贵后宫,攻击执政者。

    皇帝一概置之不理。

    因此门户之争大肆兴起。

    万历二十九年春天,皇长子移居迎禧宫,十月,立为皇太子,而有疑心的人仍然没有作罢。

    此前,侍郎吕坤担任按察使时,曾经编纂《闰范图说》。

    太监陈矩见到了,拿来献给皇帝。

    皇帝赐给贵妃,贵妃将它重刻,吕坤没有参与。

    二十六年秋天,有人撰写《闺范图说跋》,题名《忧危站议》,隐匿姓名,在京城流传很广,说吕坤的著作首篇记载汉明德马后由宫人成为皇后的事,影射贵妃,而贵妃加以刊刻,实际是想要藉此成为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的依据。

    文章托名“朱束吉”设为问答。

    “束吉”,就是柬朝。

    书名为《忧危》,是因为吕坤曾经有《忧危》一名的奏疏,因此藉用其名来进行讽谕,传言很是妖妄。

    贵妃的兄长郑国泰、侄子郑承恩因为给事中戴士衡曾经弹劾吕坤,全椒知县樊玉衡曾经弹劾贵妃,疑心就是出自这两个人的手笔。

    皇帝重重地责罚了两人,而对谣言置之不理。

    过了五年,《续忧危兹议》又有流传。

    这时太子已经册立,大学士朱赓得到这本书呈上。

    该书托名“郑福成”设为问答。

    “郑福成”就是说郑的福王应当成事。

    大意说:“皇帝对东宫是不得已纔册立,以后必有改变。

    特别起用朱赓进入内阁,实际隐含了改换的意思。”言辞尤其诡谲妖妄,当时都称之为妖害。

    皇帝大怒,命锦衣卫火速搜捕。

    很久以后,纔抓到一个叫暾生光的,判处极刑,事情详见《郭正域传》、《沈鲤传》。

    四十一年,百户王曰干又告发有人谋反,说奸人孔学等人施行巫蛊邪术,将不利于圣母和太子,言辞也涉及到贵妃。

    幸亏大学士叶向高劝谏皇帝冷静处理,速派福王到他的藩国,以平息众多的言论。

    事情这纔平息下来。

    后来发生“梃击”的事件,主事王之窠上疏奏报张差的案情,供词涉及贵妃宫中内侍庞保、刘成等人,朝中议论纷纷。

    贵妃听闻,对皇帝哭诉,皇帝说:“朝中的言论不容易平息,你还是自己去求太子。”贵妃向太子哭号申诉。

    贵妮下拜,太子也下拜。

    皇帝又在慈宁宫太后宴席前召见群臣,命太子降谕旨禁止株连,因此张差的案件纔得以了结。

    神宗死,遗命封贵妃为皇后。

    礼部侍郎孙如游力争,这纔作罢。

    等到光宗死,有人传言说贵妃与李选侍同住干清宫阴谋垂帘听政,时日很长纔平息。

    崇祯三年七月死,妃,葬银泉山。

    谧为恭恪惠荣和靖皇贵光宗孝元皇后郭氏,顺天人。

    父亲郭维城因女儿显贵,封为博平伯,进封侯爵。

    去世后,兄长郭振明继承爵位。

    皇后在万历二十九年被册为皇太子妃。

    四十一年十一月死,谧为恭靖。

    熹宗即位,上尊谧为孝元昭懿哲惠庄仁合天弼圣贞皇后,迁葬庆陵,拊祭太庙。

    皇后,迁葬庆陵,拊祭太庙。

    孝和王太后,是熹宗的生母,顺天人。

    在东宫侍奉光宗,为选侍。

    万历三十二年进封才人。

    四十七年三月薨。

    熹宗即位,上尊谧为孝和恭献温穆徽慈谐天鞠圣皇太后,迁葬庆陵,祭祀于奉先殿。

    崇祯十一年三月因为加上孝纯太后尊谧,在御用监找到太后及孝靖太后的玉册玉宝,纔命主管官员献于太庙。

    魏忠贤的党徒王体干以渎职论罪,判处死刑。

    距离上尊谧时已经有十八年了。

    孝纯刘太后,庄烈帝的生母,海州人,后来落户宛平。

    起初入宫为淑女。

    万历三十八年十二月生下庄烈皇帝。

    后来,失去光宗的欢心,被谴责,死。

    光宗心中后悔,害怕神宗知道,告诫后宫不准谈论,葬在西山。

    等到庄烈帝长大,封为信王,追封为贤妃。

    当时庄烈帝居住在勖勤宫,问近侍说:“西山有个申懿王的坟吗?”回答说:‘有。”“旁边有刘娘娘的坟吗?”回答说:“有。”每每悄悄地拿出银两去祭祀。

    等到即位,上尊谧为孝纯恭懿淑穆庄静毗天毓圣皇太后,迁葬庆陵。

    皇帝五岁时失去太后,问左右有没有遣像,不能找刭。

    傅懿妃,从前和太后同是淑女,临近宫居住,自称熟悉太后,说宫人当中有相貌近似的人,命太后的母亲瀛国太夫人指示画工,可以揣摩得到。

    图像画成,由正阳门准备了仪仗迎入宫。

    皇帝在午门跪迎,悬挂在宫中,叫来老宫婢相认,有人说像,有人说不像。

    皇帝泪如雨下,六官都跟着哭泣。

    按照旧例,亲生母亲死之日不祭祀,不服青丧。

    十五年六月,皇帝因为太后的缘故,想要追溯前代亲生母亲和继位的七个太后,共同建造一座祠庙,以寄托孝顺的哀思。

    于是驾临德政殿,召大学士以及礼部大臣进来,问道:“太庙的建制,一帝一后,祧庙也是这样,历朝继位的皇后以及亲生母总共有七个都不能加入,即使是官中奉先殿也还没有祭祀,这是为什么?”礼部侍郎蒋德璟说:“奉先殿外还有奉慈殿,是用来供奉继后和亲生母的,虽然废弃了,还可以再建。”皇帝说:“奉慈殿以外,还有弘孝、神霄、本恩各殿。”德璟说:“内廷的规划形制,臣等不清楚。

    孝宗建立奉慈殿,嘉靖年间废弃,而今不知道还有没有旧的地基?”皇帝说:“奉慈殿已经撤除,只有奉先殿还可以拓展。”于是另外建造了一殿,祭祀孝纯以及其它七后。

    康妃李氏,是光宗的选入宫中而没有名封的侍女。

    当时宫中有两个李选侍,人称束李、西李。

    康妃,是西李,最得宠,曾经抚养熹宗及庄烈帝。

    光宗即位,生病,召大臣觐见,皇帝驾临暖阁,靠着几案,命封选侍为皇贵妃。

    选侍催促熹宗出来说:“想封为皇后。”皇帝没有应声。

    礼部侍郎孙如游上奏说:“而今两官太后以及元妃、才人的谧号还没有册封,等到四大礼举行后也不迟。”不久皇帝死,选侍还居住在干清宫,朝中很担心,疑心选侍想要垂帘听政。

    大学士刘一燥、吏部尚书周嘉谟、兵科都给事中杨涟、御史左光斗等人上疏竭力劝谏,选侍移居仁寿殿。

    事情详见《刘一燥传》、《杨涟传》。

    熹宗即位,降救命揭霹选侍凌辱殴打圣母以致死去以及妄图垂帘听政的事实。

    而御史贾继春呈进安选侍的揭帖,与周朝瑞争论不休。

    皇帝又降敕命说:“九月一日,皇考归天,大臣入宫号哭哀悼过后,请求朝见。

    选侍将朕阻挡在暖阁,司礼监官坚持请求,这纔放行。

    已经同意了又后悔,又派李进忠等人再三催促回去。

    等到朕到了干清官的台阶,李进忠等人还拉住朕的衣襟不放。

    刚到前宫门,又多次派人命朕回去,不要驾临文华殿。

    这都是众位大臣亲眼目睹的。

    审察选侍的行为,明明是想要挟朕,垂帘听政。

    朕蒙皇考令选侍抚养,饮食衣服都是皇祖、皇考恩赐的。

    选侍侮辱虐待,朕日夜哭泣。

    皇考自知错了,常常加以劝慰。

    如若不早点离宫便爪牙形成,朕还不知该怎么办呢。

    选侍因为殴打圣母以致死,自思有罪,每每派人暗中监视,不让朕与圣母从前的近侍说话,一旦有就被抓走。

    朕的苦衷,朝中怎会完全知道。

    你等众臣不顾念圣母,只回护选侍,妄加非议,轻重失去伦常,哪里还有礼法!朕如今停了选侍的封号,以慰圣母在天之灵;厚养选侍以及皇八妹,以敬遵皇考的意愿。

    你等众臣能够领会朕的心意吧。”后来,又多次下旨斥责贾继春,贾继春终于被削除官籍离去。

    这时,熹宗刚刚即位,委任司礼太监王安,因此这样敕谕。

    随后,魏忠贤乱政。

    四年,封选侍为康妃。

    五年修撰《三朝要典》,杨涟、左光斗等人都获罪被处死,又召任贾继春,与前面的旨意非常不同。

    很久以后,纔死。

    庄妃李氏,就是所说的束李。

    为人仁慈少言笑,地位在西李之上,但不及她受宠。

    庄烈帝年幼丧母,由西李抚养。

    不久西李生下女儿,光宗改命束李抚养。

    天启元年二月,封为庄妃。

    魏忠贤、客氏掌权,憎恶庄妃坚持正道,宫中的礼节大多被裁减,忧愤而死。

    崇祯初年,下诏赐给皇妃的弟弟李成栋田产。

    选侍赵氏,光宗在位时,没有封号。

    熹宗即位,魏忠贤、客氏讨厌她,假传圣旨赐她自尽。

    选侍把光宗恩赐的物品陈列在案上,面对西方拜佛,痛哭自缢而死。

    熹宗懿安皇后张氏,祥符人0父亲张国纪,因女儿显贵,封为太康伯。

    天启元年四月,册封为皇后。

    性格严肃端正,多次在皇帝面前诉说客氏、魏忠贤的过失。

    曾经把客氏召来,想要以法整治她。

    客、魏二人都怀恨,于是诬陷皇后不是张国纪的女儿,几乎蒙骗了皇帝。

    三年,皇后有了身孕,客、魏二人就把官人当中的异己者全部赶走,用他们的私党承奉,竟然害了长子。

    皇帝曾经到皇后的宫中,皇后刚好在读书。

    皇帝问是什么书。

    回答说:“是《趟高传》。”皇帝默然。

    当时宫门口贴了匿名书写的魏忠贤叛逆罪状,魏忠贤怀疑出自张国纪以及被驱逐的众臣之手。

    他的党徒邵辅忠、孙杰等人,想要因此兴大狱,杀尽束林党众位大臣,并藉张国纪的事动摇皇后的地位,希望事成之后立魏良卿的女儿为皇后。

    顺天府府丞刘志选侦察得知,首先上疏弹劾张国纪,御史梁梦环紧接着弹劾,恰逢有人阻止纔作罢。

    等到熹宗病重,查办魏忠贤谋反、传位给信王的,都是皇后的功劳。

    庄烈帝上尊号为懿安皇后。

    十七年三月,李白成攻陷京城,皇后自缢。

    顺治元年,世祖章皇帝命令合葬在熹宗陵墓。

    裕妃张氏,是熹宗的皇妃。

    性情梗直刚烈。

    客、魏二人恨她木是自己人,把她幽禁在别的官殿,断绝她的饮食。

    天下雨,皇妃匍匐在地下去喝屋檐滴下的水而死。

    又有慧妃范氏,生下悼怀太子后就不再生育,又失宠。

    李成妃服侍皇上安寝,悄悄为慧妃乞怜。

    客、魏二人知道了,很生气,也把成妃幽禁在别的宫殿。

    皇妃预先在屋檐房瓦中间藏了食物,关在宫中半个月也役死,贬斥为宫人。

    崇祯初年,都恢复了位号。

    庄烈帝愍皇后周氏,她的祖先是苏州人,迁居大兴。

    天启年间,选入信王府邸。

    当时神宗的刘昭妃代管太后宝玺,宫中的事务都向熹宗张皇后禀告。

    按照旧例,宫中选大婚,以两个贵人陪伴皇后。

    中选的人,皇太后用青纱帕盖头,取金玉跳脱蘩在手臂上。

    没有选中,就用年月帖子放进淑女的衣袖,赐予钱财放还。

    懿安担心皇后太娇弱,昭妃说:“而今虽然娇弱,日后一定能长大。”因而册封为信王妃。

    皇帝即位,立为垒后。

    皇后性格严谨。

    曾经因为贼寇形势紧迫,暗示说:“我家在南边还有一所房子。”皇帝询问,就没有再说,意思是想要南迁。

    至于其它政事,就没有再说,意思是想要南迁。

    至于其它政事,礼法压制她。

    有一年正月初一日,很寒冷,田贵妃来朝见,翟车到了廊庶下纔停止。

    皇后很长时问纔出来就座,接受她的叩拜,等她拜完立即就进去了,没有别的话。

    而袁贵妃来拜见,见到就很高兴,聊了很长时间。

    田妃听说了很气愤,向皇帝哭诉。

    皇帝曾经在交泰殿和皇后说话不投机,把皇后推倒在地上,皇后气愤绝食。

    皇帝悔恨,派宫中使者拿貂皮褥子赐给皇后,并且询问起居。

    贵妃不久因为过错被贬斥居住在启祥官,三个月没有召见。

    有一天,皇后陪皇帝在永和门看花,请求召贵妃。

    皇帝没说话。

    皇后立即命人派车去迎接,于是和好如初。

    皇帝因为流寇作乱吃素。

    皇后见皇帝日益瘦弱憔悴,准备了佳肴将要奉进,而瀛国夫人的奏章恰好送到,奏章上说:“晚上梦见孝纯太后回来,说到皇帝憔悴就哭泣,并且说:‘替我转达皇帝,饮食不要太清苦了。”’皇帝拿着奏章入宫,皇后刚好捧进佳肴。

    皇帝追念孝纯,又被皇后的心意感动,因而把奏章拿出来给皇后看,拜了两拜举起筷子,相对哭泣,泪水盈盈落下来沾湿了桌案。

    塞祯十七年三月十八日日落时分,都城陷落,皇帝哭着对皇后说:“大势已去。”皇后磕头说:“臣妾侍奉陛下有十八年了,最终不听从一句劝告,以致有今天。”于是抱着太子、二王痛苦,送他们出宫。

    皇帝命皇后自尽。

    皇后进房关上虏门,宫人出来回报,还说“皇后领旨”。

    皇后于是先于皇帝死。

    皇帝又命袁贵妃自缢,丝绫断了,过了很久苏醒过来。

    皇帝拔剑砍她的肩膀,又砍杀所幸御遇的嫔妃好几个人,袁妃最终没有被杀。

    世祖章皇帝平定天下,谧皇后为庄烈愍皇后,与皇帝同葬在田贵妃的陵园,命名为思陵。

    下令有关部门供给袁贵妃住所,赡养终身。

    有一个叫魏氏的宫人,在流寇入宫的时候,大声喊道:“我们这些人一定会被寇贼侮辱,有志气的就早作打算。”于是跳进御河溺死,顷刻问跟随她赴死的有一二百人。

    宫人费氏,年龄十六岁,自己跳进枯井中。

    寇贼把她吊出来,见到她的容貌,争相抢夺。

    费氏哄骗说:“我是长公主。”群贼不敢逼迫她,簇拥着去见李白成。

    李白成命宫中宦官仔细查看,不是,赏给部下罗某。

    费氏又欺骗雳说:“我真的是皇家的后代,在礼节上难以苟且结合,将军应当挑选吉日与我成亲。”罗大喜,置办酒席尽情欢乐。

    费氏怀揣利刃,等候罗喝醉了,割断他的喉咙立即毙命。

    因而自己也很惊讶地说:“我一个弱女子,杀了贼寇一个将帅已经够了。”于是自刎而死。

    李白成听说了大惊,命人收尸安葬。

    恭淑贵妃田氏,陕西人,后来家住扬州。

    父亲田弘遇因女儿显贵,官封左都督,喜好游玩,为人轻率侠义。

    贵妃天生娇弱美丽,性格沉默寡言,多才多艺,在信王府邸时就侍奉庄烈帝。

    崇祯元年封为礼妃,进封皇贵妃。

    宫中有夹道,夏天御驾经过,御盖走在太阳中。

    贵妃命人搭建苇席覆盖,跟随的人也得到休息。

    又用官婢替换小黄门抬轿。

    皇帝听说了,认为知礼。

    曾经犯遇错,谪居别宫思过。

    所生的皇五子,死于别宫,贵妃因此生病。

    十五年七月死。

    谧为恭淑端惠静怀皇贵妃,葬在昌平天寿山,就是思陵。

    赞曰:高皇后跟随太祖历经艰难,辅佐成就大业,为天下人母的仪范,仁慈的德行昭明彰显。

    文皇后的仁孝宽和继承其后,教化施行于内宫,后世继承她们的遗范,内宫整肃雍和。

    议论者称明代的家法,远远超过汉、唐,确实没有虚假。

    万、郑两贵妃,也不是有阴险凶狠的计谋、干涉政事争夺嫡位的事,仅仅是因为倚恃宠爱,于是滋生诽谤。

    《易》说:“在家庭中凡事防范于未然,没有悔恨。”假若越过防闲,后悔将来不及了。

    圣人留下的教戒真是远见啊。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悟道参禅学习  > 史书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胜朝彤史拾遗记》清·毛奇龄
志第七十六 礼二十六 凶礼二
大宋最彪悍的皇后,逼疯皇帝,气死太上皇,家庙比皇家太庙都豪华
嘉靖帝到底有多么薄情寡义
册府元龟(宋)王钦若等 编修-●卷一百八十九◎闰位部·孝德·奉先·尊亲
卷十四 禘祫下 献俘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