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秋桐啊秋桐,是王熙凤的刀,还是老贾赦的一口剑

作者红柳

贾赦和贾琏这对父子,真真“有其父必有其子”,只是命运太不相同。胡子花白的老贾赦,儿孙成群了,身边的女人也还是有增无减。黛玉拜见大舅父的时候,早见一群华服丽衣的姬妾迎了出来,老贾母说的甚是直白,“儿子孙子满眼的人了,做什么左一个小老婆右一个小老婆的,只知道和小老婆喝酒,也不将养身体”。要鸳鸯不得,还是花了几千两银子新买了个嫣红。儿子贾琏呢?身边除了阎王老婆王熙凤以外,还有个一年摸不到一回的通房大丫鬟——平儿。在贵族公子的群体里,贾琏在这方面得算寒酸了,其配置算超低,难免饥肠鼠儿似的,腥的臭的都往屋里拉,何况王熙凤又经常忙到三更、四更的才回房休息?这爷俩:一个撑死,一个饿死。

秋桐的到来,对贾琏来说是个惊喜。因为贾琏总是在“偷”情或者说偷欢,甚至拿身边清俊的小厮出火,即使花容月貌的尤二姐也是偷娶的。而秋桐呢,是父亲大人赏赐的!是公开的!是长辈的态度,是父母的“支持”!是对王熙凤这个醋缸醋瓮的公开挑战,这让娶了豪门女将的贾琏,大大地舒展了一口气,以至于他在王熙凤面前有了得意之色、骄矜之容,有了身为男人身为主子拥有夫权的气势。也就是说,秋桐的到来,彻底改变了贾琏在其小家庭中的社会地位,琏二爷娶妾,以后是不需要琏二奶奶同意的!以后是不需要有愧色的!

但是,秋桐是个啥货色呢?贾琏老子贾赦身边的丫鬟。晴雯曾经讽刺袭人“不过和我们一样,连个姑娘都不是……”秋桐不是贾赦的姨娘,不是妾室,甚至不是通房大丫鬟,这就是说秋桐也连个姑娘都不是。这说明什么?秋桐色艺寻常,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寻常。和贾赦是否清白,很难说清楚,只是在做贾赦丫鬟的时候,恨贾赦贪多嚼不烂,多和贾琏有眉眼往来。贾琏因去平安州办了个公干,老爹很满意,赏赐了一百两银子,这点银子对贾琏算什么啊?破天荒地“又将身边一个十七岁的丫鬟名唤秋桐者赏赐为妾”。 从老贾赦那里来看,这个丫头不过是一百两银子的搭头!就像赫尔墨斯的雕像一样,以为自己值多少钱?其实不过是另一个雕像的搭头而已。

这秋桐就不知天高地厚了,也是啊,从一个丫鬟直接上升到国公府长子长孙的正经妾室,这地位一步登天了!在我们山东有个歇后语,叫“茶缸子喝水——猛一抖!”

由不得秋桐不飘啊,由不得秋桐不傲啊,由不得秋桐不猛一抖啊!

袭人处心积虑,步步为营;晴雯掐尖要强,斗狠逞能;碧痕不惜清白,给宝玉洗澡从地下洗到床上,连床腿子都湿了……为了什么,不就是想做宝少爷的姨娘吗?不就是想做宝少爷的小妾吗?甚至通房大丫头也可以啊!但是,她们有名分吗?

尤二姐呢?雪为肌肤花为肚肠,性格儿又温柔和顺,按秋桐的说法“先奸后娶”,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才得来个暗室或者外室的名分,是“偷来的锣鼓——敲不得”,是贾琏见凤姐时的“愧疚;

而秋桐的出现,则是贾琏面对王熙凤时的理直气壮、腰杆倍直、腰身倍粗。

好吧,到了这里,我们明白了,一个十分不咋样的秋桐,她从一个丫鬟一下就上升到了主子的地位,她的名分是“钦定”的,是大老爷亲自安排的,这叫鸡犬升天啊!

这大老爷为何如此安排个比“泼皮破落户王熙凤”更泼辣更无耻的角色,而且直接公布姨娘身份呢?

秋桐骂尤二姐时,众人都想笑又不好意思出口,可见秋桐做事,是连“众人”也不如的,偏偏安排在儿子身边做妾,仅次于王熙凤主母的地位。这就有点意思了!明眼人不难看出,这贾赦有阴狠的一面在里头。恶心王熙凤,恶心王夫人,恶心老王家!

这事还得从头说起。贾赦想娶鸳鸯,王熙凤和邢夫人分析问题时,传递了贾母那一番话,即文章开头说的那段:儿子孙子满眼的人了,做什么左一个小老婆右一个小老婆的,只知道和小老婆喝酒,也不将养身体”。

这话从儿媳妇嘴里说出来,让老贾赦很没面子,那话分明是告诉贾赦“痴想妄想”。王熙凤和邢夫人谈这些的时候, 说不定贾赦就在里屋听着呢!恼就恼在,贾赦果然也没娶成,还挨了好一顿骂!老公公的这口恶气如何咽得下?

老王家厉害啊!自从王夫人进了门,眼见这二房的风头越来越高,老贾母的偏心病越来越重,还把王家的另一个女儿也安排进了贾府,辖制我儿子?取笑我这个老子?不让琏儿娶小老婆还罢了,居然还管到老子头上来了!这应该是老贾赦越想越气的原因,这也是老贾赦不惜重金必须得买嫣红的原因,得让儿媳妇明白,老爷们的事,你管不了,你姓王也不行!

好的还不能给你,让你王熙凤折腾死?做梦!我得派个折腾你们老王家的才行!秋桐大约就在贾赦这样的心态下到了贾琏身边,和王熙凤同在一个屋檐下了。

只可惜这秋桐带着尚方宝剑下来,没明白老家伙的意思,或者自己底气不足,不敢折腾琏二奶奶,只肯拿手无缚鸡之力的尤二姐出气。但也让儿子痛快了,让王熙凤鸡犬不宁了,煞了王熙凤的威风,这老贾赦的目的也就该达到了!甚至更恶毒一点去揣测下贾赦,“你王熙凤这样的奶奶,也就配个秋桐这样的搭档!”

作为一枚钉子的秋桐,就这样被老贾赦狠狠锲入了王家女人的眼中!王熙凤的痛,王夫人也只能冷冷地看着……这大伯子才是家族爵位的继承人啊!

好吧,秋桐是带着使命来到琏二爷身边的,是给琏二爷“撑腰壮胆”的,是给王熙凤送恶心来的,不过,秋桐不太明白这个道理啊!何况直接针对王熙凤,估计她也掂量了自己,不是对手!但是收拾个尤二姐,闹个天翻地覆,获取贾琏的专宠,秋桐还有些胜算!当然了,王熙凤的目的也是要一个一个的收拾,秋桐不明就里,很快又成了王熙凤的一把刀,刺向了不会反抗的尤二姐。

在王熙凤的鼓舞下,在尚方宝剑的保护下,秋桐再一次“利剑出鞘”了!

“名声不清白,模样又娇俏,还怀了小崽子的尤二姐”,怎么能存在呢?

做丫鬟时受的气还没地方出呢,秋桐打算把这口气吐出来。此时的尤二姐有了身孕,不方便和贾琏同房不说,因其身份毕竟尴尬,这贾琏去尤二姐房里就不如去秋桐房里理顺。

贾宝玉有句名言:这女人一沾了男人气,就混账起来!秋桐不仅混账起来,还跋扈起来,还泼辣起来。像夏金桂,做女儿时可以千娇百媚,做夫人时就可以万般刁专!

有人说,秋桐像根辣椒,对贾琏是一团火,对凤姐是一盘菜,对尤二姐就只有辣椒水、辣椒汁、辣椒筋了……

可以说各种辣,从秋桐蓄积多年的体内一下喷发出来,全部喷向尤二姐。本来嘛,她和尤二姐应该“同是琏爷身边人”,应该勠力同心,伺候好丈夫,合伙对付琏二奶奶,“既挟天子以令诸侯”、又 “孙刘联军”,或者还有活下去的一线生机,可惜这个蠢笨的秋桐,乱枪刺向毫无反抗之力的尤二姐,又怎能取得战争的胜利?从尤二姐的角度来看,自己一身的“不是”,唯一的姐姐尤氏也没有骨肉之亲,再加上偷娶偷嫁这件事做的颇让东府大奶奶没面子呢!姐姐是当家奶奶,妹妹偏和姐夫不清白,然后又偏要去做小叔子的暗室,这不是犯贱么!

尤二姐自己犯贱,就怪不得别人作践,秋桐比较擅长。怀孕了,骂她是先奸后娶;受气了哭的眼儿肿成桃样,又骂她专会作耗做狐媚子;流产了,更是破口大骂“也不知是姓王的还是姓张的杂种羔子,老了谁不会养呢?还一点杂不掺呢!”秋桐的泼辣,泼出了界限,泼出了极限,也把自己泼到了悬崖边上。没有赵姨娘的资本,做出了比赵姨娘更下三滥的事,你可见赵姨娘这样骂过同命运的周姨娘?至于秋桐为何终究也没怀上个什么羔子,这原因吗?从贾赦身边出来的女人,想来邢夫人是比较清楚的,贾赦身边那么多姬妾都没有子女呢,何况区区秋桐?

同命相连,她不知;兔死狐悲,她不懂。带着尚方宝剑空降的秋桐,拥有一把王牌啊,可惜不会利用,胡轰乱炸,一忽儿尤二姐,一忽儿平儿,又不把主子奶奶王熙凤放眼里,这是要弄啥哩?

这就是贾赦给儿子安排的唯一妾室,是给儿子撑腰,是给媳妇没脸,是给儿子壮胆,更是要给媳妇立规。更深一层的是,是对王家势力的玩弄和猥亵。在秋桐挥舞的刀光剑影里,在秋桐鸡飞狗跳的叫骂里,似乎闪现着一个阴恻恻的笑脸,爬满了皱纹。

那花八百两银子买来的嫣红,怎么不见他拿来赏赐给儿子呢?

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举报
打开APP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更多类似文章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秋桐,老贾赦的一枚钉子
红楼丫鬟之看平儿
贾母欣赏和喜欢王熙凤,贾母当年又是如何对待丈夫身边姬妾的?
邢夫人是怎样羞辱王熙凤的?
“贤”袭人与“俏”平儿:谁更棋高一招
你知道妾的等级吗?尤二姐对比杨九红,谁才是合格的妾?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