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贾也:多出了2亿亩,多的仅是数据
贾也:多出了2亿亩,多的仅是数据
  

  第二次全国土地调查,中国耕地比原数据多出2亿亩,本是喜大普奔的消息,却引来无数人的质疑。
  严峻的现实摆在每一个人眼前,我们的耕地是越来越少了。肥力好的良田很多在城市化的过程中被占用,常识告诉我们,越是城市近郊的土地就越有肥力,因为从古至今一直以来基本上都是城郊耕地来确保证城市的粮食供给。如今我们的耕地怎么可能越占越多了,而且多得相当明显,反而多出10%来,这明显不符合常识啊,第一次土地调查结束是1997年,说是18亿亩耕地,第二次土地调查是截止2009年底,13年间正是中国房地产野蛮成长的阶段,试问中国的城市的体量是不是呈几何级增大?无论是工业用地还是商住用地,都是越铺越大的节奏。
  质疑早就是意料之中的事了,估计国土部官员早前应该就商定好了应对预案。
  国土资源部副部长、国务院第二次全国土地调查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王世元强调数据真实可靠,言之凿凿地谈到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三个“首次”:首次采用统一的土地利用分类国家标准;首次采用政府统一组织、地方实地调查、国家掌控质量的组织模式;首次采用覆盖全国遥感影像的调查底图,实现了图、数、实地一致,做到了全面、真实、准确。
  简而言之,就是 泛泛的“三有”:一是有国家标准;二是有政府组织,三是有技术支持,这些都是大路货的套话而已,想必大家也听得多了,知道是敷衍民间质疑的论调。其实,问题就在王世元抛出的“三有”上,恰恰反映耕地实际上并没有多出来,即使真的多出来了,也只是仅数据层面上的,实际意义无多,属于“官方定制”的结果:
  一是统计方法上做了些“手脚”,对标准作了修正,因此耕地数量不排除有注水之可能;二是在统计技术上,用了先进的方法,做到了应统尽统,甚至大包大揽,通过遥感技术来测量,不排除把干涸湖泊、荒滩、盐碱地“遥感”成耕地了。
  据说第二次土地调查耕地的数据刚开始不止多出2亿亩的,这个2亿亩还是打了八折后的,这说明耕地数量就是数字游戏而已,看你怎么制定标准了。
  20亿亩耕地!若仍然守18亿亩红线,意味着可以有2亿亩耕地可以置换、开发?这是不是一个建设用地开绿灯的信号?许多经济观察者早已闻风而动了,认为这给新一轮城镇化留出充足的土地使用空间,是深化城镇化的利好消息。其实,真的多出2亿亩,也没有必要感到兴奋的,看看我们现在空气,十面霾伏;再看看我现在的水资源,毒水围城,中国已经不大适合再进行铺大饼地造城了,而应该转变一下发展方式了,尽量退耕还林、还草、还湿、还海……还可以实施休耕,让我们的山河歇一歇,让我们的土地喘口气,为我们的未来一代两代三代留一点家底吧。如果再无节制地占地造城,可能会造出更多的孽来!

  笔者算是一直关注三农问题的观察者,我的质疑的重点并不是多出来的2亿亩,而是担心多出2亿亩之后会带来的地方政府的“转地狂欢”,让更多的耕地转为建设用地。现实就是现实,无须回避,我们的耕地真的越来越少,而耕地呢,又事关我们每一个人吃饭的根本。“手中有粮,心中不慌”,我们有底气,就是有能养活自己的粮食。确保粮食安全,不能单单看耕地的数量,更要看耕地的产量和作物的质量。可以说,数量、产量和质量是三位一体的,如果有数量而没产量,那么再多的耕地也增产有限;如果有产量却没有质量,那么再多的粮食也无法食用,比如镉超标大米。
  正是基于对农业的关注,笔者认为保护耕地,我们必须处理好以下几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是耕地的占补平衡:按《土地管理法》规定,非农建设经批准占用耕地要按照“占多少,补多少”的原则,补充数量和质量相当的耕地。但是在我们实际操作中,这种耕地占补平衡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贯彻,城市建设占用了大量良田,然后又潦草地开辟一片瘠田作为补差,耕地数量的红线可能保住了,但丢失的却是耕地的产量,甚至可能因为无人耕种,直接撂荒在那里,根本没有产量了。
  第二种情况是耕地的区域损益:东南沿海地区的良田都可以一年三熟的,而且季季高产,而中西部瘠田一年一熟,产量又是很低,如果我们保护耕地,保住和做大了中西部瘠田的数量,却占用和丢失东南部肥田的数量,这样的话,即使耕地从数据上呈现“增长”之势,那么保住耕地红线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其实,这种情况已经非常严峻的了,东南部仅东南沿海5省就减少了水田1798万亩,相当于减掉了福建省全省的水田面积。
  第三种情况是耕地的污染程度:与城市建设用地侵占的同时,更为严峻的是,工业污染排放,直接造成了水资源和土地资源的污染,从而导致耕地的污染。此次土地调查称中重度污染耕地,约5000万亩,需每年投入几百亿治理。这种污染是极其恐怖的,种出来的东西无论是粮食果蔬最终都会进入人的身体,比如之前的广东查出的毒大米就是耕地镉超标导致的,这些粮食根本不适合人类食用,既然无法食用,那么这种耕地有还不如无。
  第四种情况是耕地的撂荒程度:近几年来,由此城乡收入进一步拉大,在广大农村特别是东南沿海地区农村,由于农村的“空心化”,耕地抛荒现象已成逐年蔓延之势,大面积全年抛荒、杂草丛生的现象随处可见,只种一季中稻的隐形抛荒现象已成常态,有些人索性种上有经济价值的树木,“双季稻”已逐渐成为了人们记忆中的名词。
  以上四种情况,存在已久,城市侵占一部分,工业污染一部分,农民撂荒一部分,已经敲响了粮食安全的警钟。在这么严峻的现实情况,如果一看比耕地红线多出了2亿亩,就认为城市化或城镇化有了用地回旋余地,便想搞城市化大跃进了,那不仅要威胁到了粮食安全了,而且更将危及国家经济乃至民众的生存安全。
  多出了2亿亩,多的仅是数据,切不能忘了红线,齐刷刷地等着开建设用地的绿灯,掀起新一轮的圈地高潮!

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举报
打开APP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更多类似文章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农产品总体过剩 耕地抛荒不足虑
正确看待耕地抛荒
中国耕地资源多2亿亩 不会用于城镇化建设
全国5000万亩耕地重度污染 京津沪可开垦地枯竭
多出了2亿亩?多的仅是数据
农村土地政策改革八议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搜索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