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综述】辅助内分泌治疗延长的套路:记我们一起追过最长的研究之路(之二)

编者按


研究设计回顾


(本图引自:Cancer Treatment Reviews 41 :271–276)

一表掌握研究结果


TAM:他莫西芬;LET:来曲唑;ANA:阿那曲唑;DFS:无复发生存;BCFI:无乳腺癌间隔;DR:无远处复发;aDFS和aOS指从随机后3年的DFS和OS。

*任何内分泌治疗指5y TAM或5yAI或TAM→AI共5y。

下面对表中的部分数据稍作解释:

(1)NSABP B-42研究中根据统计设计主要终点p<0.0418为有统计学显著差异,提醒看官们不要看到p小于0.05就过于激动。因此,这个研究的DFS未达统计学显著差异,但阴中有阳的结果是,BCFI和DR均降低了接近30%的相对风险。

(2)MA17R研究中主要终点DFS定义为无原疾病复发或无对侧乳腺癌,相当于其他研究中的BCFI,以此为主要终点达到了统计学显著差异。从分层结果看,及淋巴结阳性患者和经过化疗的患者有更为获益的趋势。这个研究是第一个探索超过10年的AI治疗的研究,目前随访6.3年总生存上并未看到显著获益。从不良反应方面,持续使用来曲唑组的骨折率(14% vs 9%)和新发骨质疏松率(11% vs 6%)均较安慰剂组更高。

(3)DATA研究中HR HER2-,pN ,Chemo 患者(N=597)6y ANA组5年aDFS为86%,3y aDFS为75.9%(HR=0.58 p=0.01)。研究结果不支持在5年序贯内分泌治疗后对所有的绝经后激素受体阳性患者使用都延长使用AI。但对于肿瘤大、进行了化疗的HR /HER2-患者从延长治疗中的获益较大。研究结果仍需进一步的随访。

作者君表示有图有表,是不是对数据的整理和记忆清晰了一些。但是再仔细看一眼,结论有矛盾啊,内心……

那么,再来整理一下思路吧

临床面临的情况和思路

通常,临床中面对一个绝经后的辅助内分泌治疗中的患者,需要决策的情况有:1)已经使用了TAM辅助治疗,2)已经用了5年TAM,3)已经用了5年AI。我们可以运用上述数据给出什么样的临床建议呢?

完成这一治疗决策,涉及的问题包括如下几步:(1)需要继续用药吗?(2)继续用的话用什么药(TAM还是AI)?继续用几年(2年、3年、5年)?

留下一个悬念,敬请期待明日的系列综述“辅助内分泌治疗延长的套路:记我们一起追过最长的研究之路(之三)”

参考文献:

[1] Ribnikar D, Sousa B, Cufer T, et al. Extended adjuvant endocrine therapy–A standard to all or some?[J]. The Breast, 2017, 32: 112-118.

[2]部分研究结果数据摘自2016 SABCS大会报告S1-03、S1-04、S1-05

版权声明:版权属CSCO乳腺癌高峰论坛所有。欢迎个人转发分享,其他任何媒体、网站如需转载或引用请注明出处。

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举报
打开APP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更多类似文章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乳腺癌辅助内分泌治疗:如何选择最佳治疗策略?| ASCO 2019
MA.17R 研究:绝经后早期乳腺癌10 年AI 辅助内分泌治疗显著降低复发...
卵巢功能抑制能否提高生存率?
乳腺癌内分泌辅助治疗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乳腺癌内分泌治疗:要强度还是长度?
2016年乳腺癌内分泌辅助治疗进展:踌躇满志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