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贾宝玉婚恋的背后 -4红楼书话-文化纵横-搜狐社区
我知道有人早已忍不着在骂我了,说我主观武断把敬爱的宝姐姐描得太黑了。人家宝姐姐如此关心黛玉,不仅没讨好,反落了个谋害黛玉的罪名,简直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该看心理医生了。不过,骂归骂,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我们不妨也象公安局办案子一样,来一个立案侦察。第一点,宝钗有作案动机,作为失利一方的情敌,内心的苦恼及对情敌的仇恨程度,也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得到的,俗话说情场如战场,有时演释出来的故事,比战场上还要惨烈。宝钗具备了这个条件。因此,宝钗有作案动机这一点,应该是没有问题的。第二,宝钗具备了争强斗狠的性格。你不要看他平时安分守纪,上下顺和,八面玲珑,大度大方,那是他的本事。也是做给贾府的人看的。但就是这样,我们也看到一个高人一等的宝钗,他在贾府中努力做到了同龄女孩中居第一的印象,他对姐妹们不是称绰号就是称丫头,甚至在贾母口中称大他好几岁的凤姐为凤丫头,称黛玉为“ 颦儿”或“林丫头”,虽是妮称,但在不经意间脱口而出,更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在平时的嬉戏玩笑中,宝钗都是只打胜仗,高人一筹的。偶尔遇到黛玉胜出,宝钗便装没看见听见,头车一边后与旁人白话去了。要知道,宝钗是具有王氏家族血统的人,你看王夫人、王熙凤,那一个不是心狠手辣的家伙,宝钗在血统里就有凶残的因子。再有一个最根本的条件,他是商人之女,从小受商人文化教育,长大后父亲死了,哥哥又不争气,家里的商务他不知暗中操了多少心,给薛姨妈献了多少策。古称:“士农工商”,商人社会地位最低,地位低的原因并不是皇帝和当官的嫌他钱多铜臭,而是商人惟利是图,只要能赚到钱,什么下三烂的手段都耍的出来,素有奸商之称,品质低劣,所以排在最后。宝钗在商家长大,对内对外都要面对奸商,他如果没有对付奸商的本事,生意怎么做得起走,帐又怎么算的过来?既有对付奸商的本事,说明他比奸商还要奸商。在与黛玉争夺宝玉不利的情况下,他难道就不会本能地潜意识地用奸商的本领和手段来对付林黛玉吗?不要忘了,宝钗性格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冷”和“无情”。从小服“冷香丸”就是培养“冷”的性格;“纵是无情也动人”,就是说她外表动人,内心却是无情的。这种冷和无情的性格碰上情敌,不至人于死地那才怪呢!第三点,宝钗有作案条件:其一,在之前,宝钗通过帮助赞美黛玉,与黛玉关系感情密切,作好了铺垫,其二,趁黛玉生病采取攻心战术使黛玉进入自己的预定圈套;其三,书中为宝钗专门设置了一个作案环境,比如宝钗先与母亲“商议”,黛玉病后,人来看他三五句话就烦了等!宝钗作完案后不是也说“只怕你烦了,我且去了。”作完了案还不露痕迹。第四,让人奇怪的是宝钗说:“明天与妈妈说了”,结果没等“明天”,当天晚上燕窝就送来了。宝钗是下午去看黛玉的。给人的感觉就像早就准备好了一样,这边说声行了,发货吧,那边的货就即时发出来了。商人抓商机的神速作风!第五,更让人不解的是宝钗纵使懂得一点医理,难道连看病处方的规矩都一点不懂?黛玉的病,是虚症还是实症?是寒是热?是上焦还是下焦有病,是经络之病还是脏腑之病,病在荣卫还是在气血等等,这是需要把脉看舌苔等望闻问切,一步步来诊断的呀!说换个好医生,最后连医生也没换,宝钗自己当起医生来了。就凭你的一孔之见,既不闻又不问,既不评脉也不诊断表里阴阳,就燕窝啦?我看是迫不及待啦!你发病还吃冷香丸呢?黛玉就不吃药,专吃你的燕窝?宝钗不可能不知道,黛玉是宝玉的命肝心,是贾母的心头肉,他这样胡弄黛玉,是冒了极大的风险的。但生意场上不冒风险是赚不到钱的,风险有多大回报的利润就有多大,宝钗商人的风险意识在这里充分地展现出来了。
现在进入取证阶段。先说旁证:不用我们怀疑,宝玉早就怀疑上薛宝钗了。①第四十九回:宝玉当时虽还不知燕窝事件,但见宝钗和黛玉亲密无间,任由湘云和琥珀挑拨也无动于衷。宝玉没有感到高兴,反觉得“心中闷闷不乐”。宝玉见钗黛相好,为什么心中会“闷闷不乐”呢?那不是宝玉原来所希望而又没有办到的么?我想那时是因为黛玉在误会宝玉与宝钗有亲密关系,宝玉想消除黛玉的误会,所以希望他们和好;而现在是这种误会早已消除,宝钗通过羞笼红麝串被宝玉看穿了心思,宝钗又是个八面玲珑、琢磨不透、深藏不露的“山中高士”,黛玉又是那么单纯、那么“痴”的诗化美人,对方若有歹心,黛玉哪是对手。直觉告诉宝玉,不妙,黛玉有危险!所以心中“闷闷不乐”。②宝玉发现钗黛关系变化后,专门来找黛玉,借《西厢记》的“是几时孟光接了梁鸿案”问黛玉与宝钗究竟是怎么回事。黛玉便把说错了酒令开始到送燕窝之事一并告诉了宝玉。宝玉听后,并没有表现出惊喜兴奋;反而开玩笑地批评黛玉“原来是从‘小孩儿家口没遮兰’就接了案了”。这就更加深了宝玉的担心。③怀疑宝钗在燕窝上做了手脚:四十九回听了宝钗送燕窝给黛玉熬粥吃后,宝玉越想越蹊跷,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第五十二回:宝玉问了黛玉的病后,说道:“正有句要紧的话,这会子才想起来。”一面说,一面挨过身来,悄悄道:“我想宝姐姐送你的燕窝……”一语未了,被赵姨娘进来打断了。书上这一情节的设置,固然起着黛玉对赵姨娘避嫌和后来紫鹃试忙玉的引线作用不假,但如果宝玉说话的原意是把宝钗的燕窝换成贾府燕窝的话,正大光明的事,这句话“很要紧”吗?用得着“挨过身去”说吗?用得着“悄悄道”吗?宝玉和黛玉在床上打兔翻玩都不在乎别人怎么看的人,怎么这次为说一句话搞得那么神神秘秘的?要知道,曹雪芹是不着一个闲字的人,那么“要紧话”、“挨过身去”、“悄悄道”究竟意味着什么?不就是意味着宝玉对宝钗送燕窝给黛玉的动机和对燕窝本身有重大怀疑吗?再看这句没说完的半截话:“我想宝姐姐送你的燕窝……”联系上文的“要紧话”、“挨过身去”、“悄悄道”等神情举动,多半是说:“我想宝姐姐送你的燕窝可能有问题”或者“最好不要吃”。为什么这样说呢?毕竟宝玉也只是怀疑又没有真凭实据。④采取果断措施,用贾府燕窝取代了薛家的燕窝。第五十七回:紫鹃问宝玉,上次你同林姑娘说了一句燕窝就被赵姨娘进来打断了,是咋回事?可见紫鹃对此事也有疑心,所以才问。宝玉怎么可能把自己怀疑宝钗的想法告诉紫鹃?因此只回答:宝姐姐他们是客,吃燕窝又不间断,只管向客人要不好,所以给老太太说了。如今听见一天给你们一两这就完了。作为宝玉,能够消除心中的忧虑怀疑,保证林黛玉不受伤害的最好办法,就是立即把燕窝换成自家的。但是,贾府的燕窝就真的保险吗?虽然是贾母叫人送的,但贾府的当家人是王夫人。贾母只是发指示,是王夫人在安排经办,估计那时王熙凤都“小月”离职了。王夫人和薛姨妈又是同一阵线的两姐妹,让黛玉吃燕窝,焉知不是他们共同合谋而让宝钗去执行的?宝玉你是防的了这头防不了那头,又焉知贾府的燕窝就没有做过手脚?就不是从薛家暗递过来的?说到这里,联想到黛玉刚进贾府时,贾母听说黛玉在吃药,说道:“正好,叫他们多配一料就是了。”脂批说道:“为后菖菱伏脉。”很可能就是指伏黛玉吃燕窝之脉。
 
第二个旁证材料:薛姨妈入住大观园。前因是紫鹃戏语宝玉,说林黛玉长大了,林家人要接她回苏州了,把个贾宝玉气得半死不活的了。后来贾母知道真相后,说:“我当什么要紧大事,原是一句玩话。”百般顺宝玉心意而为,又是不准人姓林,又叫把自行船拿开,又命紫鹃这段时间就在怡红院服侍宝玉,又另外安排琥珀顶替紫鹃去服侍黛玉,虽然口头没直说,赞成支持“木石姻缘”的意思溢于言表。命紫鹃贴身服侍宝玉是什么意思,贴身就意味着可以通房,紫鹃与宝玉通房,就意味着黛玉就是未来的宝二奶奶!这次的动静闹得相当大,可以说是贾府闹了一场大地震。宝玉的情形,贾母的做法,王夫人、薛姨妈何尝没有看在眼里,何尝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他们不可能坐以待毙,不可能将几年苦心经营的进展成果付之一旦。他们要行动,要采取针对性的措施来遏制宝黛爱情的继续发展。好就好在不管你贾母怎样坚持,也不管你宝玉怎样喜欢你的林妹妹,毕竟黛玉已经开始吃有毒燕窝了。因此,他们目前首先要做的就是让黛玉继续天天吃燕窝。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要继续对黛玉“好”,继续给他灌迷魂汤。所以,在宝玉闹地震后,“薛姨妈爱语慰痴颦”的情节就出现了,但这还只是打前站,搞试探,是为后来薛姨妈住进潇湘馆打基础的。我们先来看薛姨妈是怎样忽悠麻痹黛玉的。本来在这之前薛姨妈生日,独宝玉黛玉二人不曾去,薛姨妈和宝钗不但不多心,反而非常大度地来看黛玉,想想当年薛蟠生日宝玉没去,宝钗是啥态度?这天不知两娘母遇巧了,还是早有预谋,总之是宝钗来潇湘馆就碰见薛姨妈也在这里。因黛玉说起邢岫烟的亲事,薛姨妈趁机说道,千里姻缘一线牵,自己就是牵线的人,就是年年在一起的,以为是定了的亲事,若月下老人不用线拴着,再不能到一起的。比如你两个的婚姻,此刻也不知在眼前,还是在山南海北呢(大意)。意思很显明,就是勾引黛玉亲近他,好让他给黛玉牵红线。黛玉幼稚就幼稚在这里,果然经不起诱惑,很快就认了薛姨妈做娘。宝钗这次是配角,起了关键的打浑插科的作用,使戏演得真象那么一回事。薛姨妈为了套牢黛玉,和宝钗一起把话说到黛玉的婚事上,就当着黛玉对宝钗说:“我想着你宝兄弟老太太那样疼他,他又生得那样,若要外头说去,断不中意,不如把你林妹妹定与他,岂不四角俱全?”把个林黛玉逗得耳热心跳的。紫鹃也懂不起,信以为真,叫薛姨妈快给老太太谈去,结果被薛姨妈倚老卖老地泼了紫鹃一鼻子的灰。黛玉的婆子们听薛妈这么一说,都请求他,薛姨妈道:“我一出这主意,老太太必喜欢的”。那么薛姨妈去说了没有呢?根本没有,怎么可能呢?原本就是勾黛玉的想头,而为自己下一步进大观园来动作打好基础。事有凑巧,机会马上来了。老太妃死了,贾府凡有官位的人包括夫人都要外出守孝,来回得一月光景。王夫人借大人们走了,家中无人照管为由,安排了薛姨妈住进大观园。又借惜春房间窄小,迎春处有岫烟,探春家务很忙,宝钗处有湘云、香菱,李纨处怕有客人来等种种借口与理由,不管站不站得足,总之是一定要薛姨妈与黛玉在一起,住潇湘馆,“对黛玉一应药饵饮食十分经心”。黛玉这个没脑壳的竟感激不尽,对薛母亦如宝钗呼之,直叫娘,叫宝钗直叫姐。你说黛玉还有丁点警惕性吗?简直叫着毫不设防了。宝玉提醒他的话早忘到九宵云外去了。这里千万不要相信什么贾母“千叮咛万嘱咐” 啊,“十分喜悦放心”什么的,那是曹雪芹写来故意掩人耳目的障眼法。薛姨妈虽受托管理大观园,但他自己的工作重心“只不过照管他姊妹,禁约丫头辈,一应家中大小事务也不肯多口。”说穿了,主要就是哄着黛玉按时定量吃有毒燕窝,一个月的时间,燕窝由自己处理,说不定还从家里挟带些来呢?黛玉一月要吃多少毒燕窝啊,机会千载难逢,怎么不“十分经心”?我认为,薛姨妈除此之外还有副带两项任务:一是看管着黛玉,尽量少让他与宝玉过密接触,二是有意识地安排宝钗与宝玉多见面,多接触,多幽会,既可培养感情,也可分散宝玉对黛玉的注意力。
最后,我们来看看受害人黛玉服了燕窝粥后的身体状况,案情就明朗了。黛玉第四十五回开始服宝钗的燕窝。到第四十九回,宝玉对黛玉说:“你瞧瞧,今年比旧年越发瘦了”黛玉道:“近来我只觉心酸,眼泪却象比旧年少些的,心里只管酸痛,眼泪却不多。”黛玉此时正与宝玉相爱,处于最好的顺利稳定时期,怎么会老觉“心酸”、“酸痛”?应该是幸福还幸福不过来呢,这正常么?照宝钗的说法燕窝是养阴补气的,养阴就会生津,生津眼泪怎么反倒少了呢?再从“越发瘦了”来看,津液少了,才会显得越瘦。看来这燕窝至少是歪货!第五十二回,也就是宝玉悄悄对黛玉说那句半截子话:“我想宝姐姐送你的燕窝”之前,宝玉先问黛玉的病情:“你一夜咳了几次,醒了几遍?”黛玉答道:“昨儿夜里好了,只咳了两遍,却只睡了四更一个更次,就再不能睡了。”养阴之药能起到安神的作用,这燕窝的作用咋就适得其反呢?这里面很可能做了手足,加了耗能耗神的兴奋剂在里边。效果才会是这样。再看第五十八回,宝玉到潇湘馆来,“瞧黛玉益发瘦的可怜,问起来,比往日已算大愈了”。这里脂批说:“好,若只管病亦不好。”大愈时都“益发瘦的可怜”未大愈时不知更是一个什么样的形状?脂砚斋也真会调侃,还叫好,说:“只管病不亦好。”当然不好,若只管病着,药害黛玉的痕迹不就很明显了吗?书还写的下去吗?到第七十六回,黛玉对湘云说:“我这睡不着,也并非一日了!大约一年之中,通共也只好睡十夜满足的觉。”长期严重失眠,人的健康状况就会急剧下降。加上黛玉本身气血不足,睡眠上又出了严重问题,看来离那个世界不远了。难怪当他与湘云联句时说到“冷月葬花魂”时,妙玉说:“这也关人的气数。”看来,黛玉在宝钗和薛姨妈无微不至的关怀心疼下终于要走到“气数”的尽头了。
七、重拳出击,凯歌高奏
王夫人见薛姨妈母女工作卓有成效,黛玉是身体一天天坏下去,奄奄一息,没有好起来的可能了,于是改变了斗争策略,抛弃了伪善的佛性,露出了地主婆本来的狰狞面目,决定采取全线重拳出击,扫清其他阻挡“金玉姻缘”的一切障碍,为早日实现二宝婚姻打好基础。
1、打击凤姐气焰:王熙凤在宝玉婚姻问题上左摇右摆,后来竟倾向和偏袒到贾母和黛玉一边去了,这让王夫人很不高兴,这次首先要给他一个下马威。于是利用绣春囊之事,狠狠地教训了凤姐一顿。凤姐给他出主意查抄,他就叫凤姐带着王善保家的去查抄,让凤姐去得罪人。凤姐抓了两个违纪且又得罪了龙氏的下人,王夫人不征求凤姐意见,以“老太太千秋要紧”为由,回头便命人放了那两个婆子,一点面子也没给。凤姐不由得越想越气越愧,不觉得灰心转悲滚下泪来,赌气回房哭泣,又不使人知觉。王夫人这时对凤姐的打击实际上只是挑点给凤姐尝尝,看你王熙凤还醒不醒板觉不觉悟,反正黛玉身体已经是那样的了,你是站在老太太那边呢还是站过来随了我,自己掂量掂量吧。
2、撵逐晴雯:晴雯是贾母派到宝玉身边服侍宝玉的丫头,按老太太的意思,晴雯将来是要给宝玉作妾的,晴雯生的好看,又聪明灵利,鬼点子多,性格泼辣。尤其是长相活体林黛玉,王夫人一看到他就想起林黛玉,心中那个恨啊!晴雯又不象袭人那样来巴结他,又是贾母的人,所以王夫人撵晴雯实际上就是冲着贾母和黛玉去的。特别有意思的是,就是准备对晴雯下狠手时,曹雪芹还专门写了一句“王夫人原是天真烂漫之人”,太有讽刺意味了,可见作者是经常正话反说。王夫人撵晴雯的理由更让人啼笑皆非,“我一生最嫌这样的人,好好的宝玉,倘若叫这蹄子勾引坏了,那还了得。”于是,也不顾晴雯病得四五日水米不曾沾牙,恹恹一息,就从炕上拉了下来,蓬头垢面,由两个女人架起就出去了。架出去的结果大家都知道,没两天就死掉了。那么重的病,又受那么大的打击,不死才怪呢。要知道,晴雯之所以病的那样沉重,还不是给你的儿子补雀金裘引起的,从那时起一直就没有好愈体过。王夫人的心太狠了,哪里像个吃斋念佛的,纯粹就是个活阎王。为了展示自己在贾府的地位和权势,王夫人一不做二不休,把凡平时不顺眼的芳官、四儿、司棋等丫头一并撵了出去。
 
3直面贾母:王夫人与薛姨妈母女合谋把黛玉身体搞坏了,对贾母来说这等于是釜底抽薪,贾母自然是神气不起来了,贾母一伙的王熙凤经打压后正在反思,贾母中意的丫头晴雯也死了,这等于是把贾母的得力干将和足足爪爪都砍了。然后王夫人找了个适合的时间与贾母对话。王夫人对贾母说:“宝玉屋里有个晴雯,那个丫头也大了,而且一年之间病不离身,我见他比别人淘气,也懒,前日又病了十几天,叫大夫瞧,说是女儿痨,所以我就赶着叫他下去了,若养好了也不用叫进来,就赏他家配人去也罢了。”这是说晴雯,先斩后奏。撵的理由:有病、女儿痨,有传染性,还有淘气、懒,所以撵。这里还有个关键词:“不用”,好了也不用叫进来。这是在向婆婆汇报的口气吗?是没有商量余地的口气,是宣布决定的口气。再看下面:“再那几个学戏的女孩子,我也作主放出去了”。王夫人为什么要强调“我也作主”呢,不说“作主”二字未必就表达不清楚意思吗?王夫人在向贾母示威:你已经很老了,这个家应该是我说了算。贾母听了,其他都没话说:就是睛雯的事他还有些不服,“但那晴雯丫头我看他甚好,怎么就这样起来,我的意思这些丫头模样爽利言谈针线多不及他,将来只他还可以给宝玉使换得。谁知变了。”贾母说只有睛雯的模样、言谈针线配得着宝玉,将来使唤,就是给宝玉作妾的意思,特别是最后一句“谁知变了”是一语双关,一说睛雯变坏了,二说本是将睛雯作为姨娘人选的,谁知变成另外的人了。王夫人可能听出了言外之音,忙陪笑带撤谎说道:“老太太挑中的人原不错,……三年前我也就留心这件事,先只取中了他,我便留心,冷眼看去,他色色比人强,只是不大沉重,若说沉重知大礼,莫若袭人第一……心地老实……凡宝玉十分胡闹的事,他只有死劝的,因此品择了二年,我便悄悄把他丫头月分钱止住,我的月份里批出二两银子来给他……”王夫人先是谎称三年前 只相中睛雯,而实际在撵睛雯的前几天都还不知睛雯是谁。没说两句又把主题转移到袭人身上,也是说谎,说品了二年才给的银子二两,实际早就给了。王夫人也清楚贾母知道他在扯谎,也清楚贾母明知道他在扯谎也拿他没奈何了。所以他才敢第一次在贾母面前这么放肆。大家看贾母如今只能好言甚至有点陪笑式地给王夫人对话了,要是以前,如宝玉挨打,贾赦想娶鸳鸯那会,贾母不劈头盖脸吐他口水就算轻饶他了。原因是什么,就是黛玉身体垮了,眼见得要死了,硬气不起来了。贾母的失败,原因有两点:一是自身原因,即太自信了。认为自己连元春的帐都敢不买,也没人把自己怎么样,特别是通过宝玉挨打那次与贾政针锋相对的斗争后,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宝黛又在一天天长大,二人感情也在一天天顺利增进,因而认为对方不可能翻得起大浪,所以多少也有些放松了警惕。二是对手太强,又不择手段。恰恰贾母又是正派人,从不搞攻击性的阴谋诡计。遇到搞阴谋耍手段的人和事,贾母也是用智慧的手段去化解。而对手却是什么下三烂的手段都耍得出来,这是贾母万万没有想到的。特别是薛家用燕窝毒害黛玉的计谋,贾母可能到死都想象不到,宝钗竟会对黛玉如此的残忍。贾母没有认真分析商人的本性,一直把薛姨妈当成贾府的贵客对待,而没有把她当作贼来防备,这是贾母最大的失误。
4、胜利高歌:其实,自王夫人、薛家母女用燕窝暗算了林黛玉,见黛玉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时,心中早就在庆祝胜利了,否则王夫人对贾母的态度语气不会那么嚣张,薛姨妈不会那么得意,薛宝钗也不会轻易搬出大观园,那可是元春命他住的地方啊。现在竞争对手快要消失了,目的已经得到,再住下去已毫无意义。最能表现胜利喜悦心情的,就是宝钗的那首咏柳絮的《临江仙》词:“白玉堂前春解舞,东风卷得均匀。蜂团蝶阵乱纷纷。几曾随逝水,岂必委芳尘。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首先,百玉堂是什么,就是贾府。第四回里的护官符中说:“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白玉堂前春解舞,东风卷得均匀”就是说,我薛宝钗在贾府的表现和所作所为得到了贾府上下的一致肯定和赞赏,尤其是得到了最高级别元春贵妃的认可。所谓“春解舞”,我们的运作就象东风徐吹一样自由卷舒,说快时快,说慢时慢,说微时微,该猛时猛,该柔时柔,该狠时狠。你说卷得均匀不均匀。“蜂团蝶阵乱纷纷”,是说这场斗争的形式复杂,变化多端。想当初,贾母王夫人各执一端时,贾府各利益集团有向灯的,有向火的,王熙凤、袭人等相继起了立场变化,史湘云的麒麟,张道士、薛宝琴等又在中间插了足,如何不是蜂团蝶阵乱纷纷。但尽管形势复杂,甚至不利我方时,也没有停止过努力和斗争,所以说:“几曾随逝水,岂必委芳尘”,从来就没有退却过。“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坚定必胜信念,随便你贾宝玉与林黛玉或晴雯、王熙凤等时好时坏,你好你的,我做我的,谁笑到最后,谁才是强者。“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韶华”,就是美好,这里与黛玉《唐多令》中的韶华意思不同,黛玉的韶华是指年轻,是说人还年轻却白了头发。而宝钗这里的韶华是指爱情。就是说,休要讥笑我和宝玉没有爱情的基础,但我们运作出来的好风不是我本人的丘比特箭直射你宝玉的心脏,而是凭借王夫人的实力,元春的势力以及我们的手段计谋来获得与宝玉的婚姻,从而直上青云,得到宝二奶奶的宝座。
可悲的是,宝钗在胜利高唱,黛玉、宝玉等众姐妹,还被蒙在鼓里,在一边为他鼓掌叫好。也只有探春多少看出了眉目,但也只能“空挂千千缕,徒垂络络丝,也难绾系,也难羁,一任东西南北各分离”了。
最后的结局,不用说大家都知道,当然是黛玉死了!贾母因有强烈的失败感郁郁而终。宝钗与宝玉成其夫妻。胜利了。目的终于如愿以偿的得到了。但是,真的胜利了吗?“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宝钗也只是得到了人而未得到心,得到的是一具没有活力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与其说是胜利,不如说是悲哀,一辈子的悲哀。“胜利”的是王夫人、薛姨妈,他们不把儿女的爱情看重,看重的是门当户对的婚姻,追求的是社会经济政治地位,为此,他们不惜牺牲儿女的爱情与自由,这就是《红楼梦》所要揭示的普遍社会悲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寒江雪凝  > 红楼梦影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红楼梦:金兰契后的黛钗真的尽释前嫌了吗?
红楼梦里此人低调又伪善,为了私欲坑惨林黛玉,也害了自己的儿女
袭人处处抬高宝钗
花样繁多的红楼养生粥
耿进东|贾母的爱是林黛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重
揭开薛宝钗的画皮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