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绝经前HR阳性乳腺癌卵巢功能抑制的获益人群选择

基于最新循证医学证据,探讨卵巢功能抑制获益人群选择。




乳腺癌发病率逐年升高,目前已是全球女性最常见的恶性肿瘤。HR+/HER2-乳腺癌是最常见的表型,约占全部乳腺癌的70%-80%[1],这类患者对内分泌治疗具有较高的敏感性。内分泌治疗具有不良反应少、给药方式简单和延长患者生存期的优点。其中卵巢功能抑制(OFS)能将绝经前乳腺癌的激素水平维持在绝经后水平,从而降低乳腺癌的复发和转移风险,是绝经前乳腺癌患者内分泌治疗的重要选择,已经应用于乳腺癌治疗数十年[2]


联合OFS的辅助内分泌治疗能为HR阳性早期乳腺癌,尤其是既往接受过辅助化疗的患者带来长期生存获益

一直以来,在HR+/HER2-乳腺癌的系统性辅助治疗决策中,除了内分泌治疗,化疗也占据着一定的治疗地位。而早期乳腺癌辅助化疗后复发率仍然较高,并且化疗的耐受性较低,针对复发风险较高的早期乳腺癌患者,有必要采用强化治疗,以增加治愈的可能性,同时不影响患者生活质量。

SOFT和TEXT是两项评估绝经前HR阳性乳腺癌患者最佳内分泌治疗方案的研究,在SOFT研究中,绝经前HR阳性乳腺癌患者随机接受5年他莫昔芬(TAM)、卵巢功能抑制(OFS)联合TAM或OFS联合依西美坦治疗。TEXT研究则随机分配至5年TAM+OFS或依西美坦联合OFS。研究的主要终点是无病生存期(DFS),次要终点包括无乳腺癌间期(BCFI)、无远处复发间期(DRFI)、总生存期(OS)等。两项研究均按照有无化疗进行分层。

根据2018年《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发表的SOFT 8年随访结果[3]显示,联合OFS的辅助内分泌治疗可为绝经前HR阳性乳腺癌,特别是既往接受过辅助化疗的患者带来生存获益。2021年圣安东尼奥乳腺癌大会(SABCS)中,Meredith Regan教授分析了SOFT研究12年随访数据[4],结果显示相较于TAM,OFS+TAM可使患者的12年远处复发率降低1.4%(86.2%vs 84.8%),12年的死亡率降低2.3%(89.0%vs 86.8%),OFS+AI则可使患者的12年远处复发率降低3.0%(87.8%vs 84.8%),12年的死亡率降低2.6%(89.4%vs 86.8%),再次表明联合OFS的辅助内分泌治疗能为HR阳性早期乳腺癌患者带来长期生存获益。

2018年NEJM发表的最新SOFT 8年随访和TEXT 9年随访结果的联合分析显示[3],与TAM+OFS相比,辅助依西美坦+OFS显著改善了HR阳性早期乳腺癌绝经前患者的DFS和DRFI,但没有改善OS,鉴于两组的OS率均较高,且HR阳性乳腺癌具有长期复发风险,因而继续随访是评估治疗获益的关键。在2021年SABCS大会中,Meredith Regan教授报告了更新的分析结果[4],截至2021年5月,中位随访13年,在数据库锁定时,分配至TAM+OFS或依西美坦+OFS的4690例患者中发生953例DFS事件和473例死亡。在意向治疗人群中,依西美坦+OFS组患者(n=2346)的DFS、BCFI和DRFI结局较TAM+OFS组(n=2344)持续显著改善。12年的DFS率为80.5%vs.75.9%(绝对获益率4.6%),其他次要终点也有不同程度的改善,12年的BCFI率改善4.1%,12年的DRFI率改善1.8%。两组12年的OS率均极佳,依西美坦+OFS组患者为90.1%,TAM+OFS组患者为89.1%。SOFT+TEXT研究更长随访时间的组合分析,同样显示依西美坦+OFS对比TAM+OFS可降低远处复发率及死亡率。该分析也充分提示绝经前HR阳性乳腺癌是联合应用OFS的显著获益人群。

ASTRRA是一项开放标签、前瞻性、随机、多中心研究者发起的III期临床研究,研究的主要目的包括:评估标准TAM基础上加入OFS能否进一步改善DFS;评估新辅助或辅助化疗引起闭经的患者,卵巢功能恢复后加用OFS能否降低疾病复发风险。研究入组了≤45岁绝经前ER阳性乳腺癌患者,在5年TAM标准治疗的基础上加入OFS,对照组为TAM单药,主要终点比较两组的5年DFS率,尤其是化疗后绝经前(2年内每6个月评估一次)的患者,次要研究终点包括OS、耐受性等。既往2019年韩国乳腺癌研究小组公布的ASTRRA研究结果显示[5],ER阳性、年龄小于45岁、既往接受过(新)辅助化疗且未绝经或后续恢复卵巢功能的早期乳腺癌患者,在5年他莫西芬治疗的基础上联合2年的OFS,相较于他莫西芬单药治疗,显著改善DFS(5年DFS 91.1%vs 87.5%)以及OS(5年OS 99.4%vs 97.8%)。2022年ASCO大会公布了中位随访106.4个月时的更新结果[6],TAM+OFS组的DFS事件发生率继续显著下降。从研究入组时间开始评估,TAM+OFS组的8年DFS率为85.4%,TAM单药组为80.2%(HR=0.67;95%CI,0.51-0.87),8年的DFS绝对获益为5.2%。从上述研究结果上看,ASTRRA研究数据与SOFT的研究结果相互印证,即有足够复发风险的绝经前女性化疗后加入OFS可以带来显著的持续性临床获益。


既往辅助化疗指征与OFS获益人群的病理特征类似,可有效筛选OFS治疗获益人群

关于OFS的获益人群,各权威指南针对OFS获益人群的临床病理特征均做了详细阐述:

  • 2021年St.Gallen共识中[7],考虑推荐OFS的因素包括:高复发风险接受化疗后仍处于绝经前状态(94%),临床分期Ⅱ期乳腺癌且年龄≤40岁(94%),临床分期Ⅱ期乳腺癌(71%)

  • 2022年《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指南[8]推荐:腋淋巴结≥4阳性,或淋巴结1-3阳性且符合以下危险因素之一:T≥5cm、G3、Ki67≥20%,例如:1、淋巴结1-3个阳性,无其他危险因素;2、淋巴结阴性但有以下危险因素之一者:G2或G3、T>2cm、高Ki67指数。这类患者均可接受联合OFS的内分泌治疗。

  • 《中国早期乳腺癌卵巢功能抑制临床应用专家共识(2021年版)[2]建议:1.转移淋巴结阴性且ER/PR阳性,同时具备以下条件:pT≤2 cm;组织学I级;LVI阴性;HER2阴性;年龄≥35岁;Ki67≤20%或实验室中位值的低危患者,或者HER2阴性且不满足上述条件,但多基因检测低危的患者,若存在SERM禁忌证,推荐OFS单药或者OFS+AI治疗。2.不符合低/高危定义的其他情况,推荐联合OFS的内分泌治疗。3.1-3枚阳性转移淋巴结且ER/PR阳性,具备以下条件之一:组织学Ⅲ级;pT>5 cm;HER2阳性;多基因检测高危的患者,或者不考虑转移淋巴结,而ER/PR阴性的高危患者,或者≥4枚阳性转移淋巴结的高危患者,推荐联合OFS的内分泌治疗。


由上述可知,在OFS获益人群的临床病理特征方面,国内外指南需要综合考量年龄、淋巴结、肿瘤大小、Ki67、瘤种脉管侵犯、ER、PR、HER2、组织学分级等因素,如下一项或多项中高危因素的患者,如年龄≤35岁,pT>2 cm,淋巴结阳性,组织学分级≥2级,均需要考虑使用OFS,对于部分高危而处在围绝经期的患者,应该根据患者化疗后具体的月经状态选择。这与HR阳性乳腺癌辅助化疗指征类似:1.淋巴结≥4个阳性,或淋巴结1-3个阳性并伴有其他复发风险的高复发风险患者。2.符合以下危险因素之一:淋巴结1-3个阳性;ki67高表达(≥30);pT>2 cm;年龄<35岁的较低复发风险患者,均推荐辅助化疗[8]这就提示OFS联合治疗能够为既往辅助化疗后未绝经患者带来长期生存获益。

总结:

回顾乳腺癌内分泌治疗的发展历程,从无到有开创了该领域非手术治疗的新一轮革命,为患者在与癌症作斗争的征程上保驾护航,成为乳腺癌辅助及新辅助治疗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尤其对于HR+/HER2-型这一乳腺癌群体而言,内分泌治疗是其抗争病痛、重获健康的一大利器[9]其中对于绝经前乳腺癌患者而言,OFS更是占据着重要治疗地位,并且一系列研究均证实联合OFS的内分泌治疗能为绝经前HR阳性乳腺癌患者带来明显获益,而鉴于既往接受辅助化疗的患者指征与国内外指南推荐的OFS获益人群的临床病理特征类似,因而这类患者更能从联合OFS的内分泌治疗中获益。
 
专家简介

黄元夕 教授

  • 哈医大附属肿瘤医院乳腺外科三病区主任
  • 肿瘤学博士,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
  • 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常委
  • 中国肿瘤临床学会乳腺癌专家委员会委员
  • 中国医师协会肿瘤分会乳腺学组常委
  • 北京市癌症防治学会乳腺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 黑龙江省医学会乳腺疾病分会副主任委员
  • 黑龙江省乳腺癌质控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 

1.卵巢功能抑制(OFS)方式主要包括双侧卵巢手术去势,卵巢放疗去势和药物去势,SOFT&TEXT研究中应用了曲普瑞林药物去势。
2.SOFT研究中应用了曲普瑞林药物去势。
3.ASTRRA研究中应用了戈舍瑞林药物去势。

参考文献:
[1]Chen Z,Ouyang Q,Wang Y,et al.Real-World First-Line Treatment Patterns and Outcomes in Hormone Receptor-Positive Advanced Breast Cancer Patients:A Multicenter,Retrospective Study in China.Front Oncol.2022 Mar 3;12:829693.
[2]中国早期乳腺癌卵巢功能抑制临床应用专家共识(2021年版)
[3]FRANCIS P A,PAGANI O,FLEMING G F,et al.Tailoring adjuvant endocrine therapy for premenopausal breast cancer.N Engl J Med 2018;379(2):122-137.
[4]Meredith M Regan,Barbara A Walley,Gini F Fleming,et al.Randomized comparison of adjuvant aromatase inhibitor exemestane(E)plus ovarian function suppression(OFS)vs tamoxifen(T)plus OFS in premenopausal women with hormone receptor-positive(HR+)early breast cancer(BC):update of the combined TEXT and SOFT trials.2021 SABCS.Abstract GS2-05.
[5]NOH W C,LEE J W,NAM S J,et al.Role of adding ovarian function suppression to tamoxifen in young women with hormone-sensitive breast cancer who remain premenopausal or resume menstruation after chemotherapy:The ASTRRA study[J].J Clin Oncol,2018,36(15_suppl):502.
[6]Soo Yeon Baek,et al.Adding ovarian function suppression to tamoxifen in young women with hormone-sensitive breast cancer who remain premenopausal or resume menstruation after chemotherapy:8-year follow-up of the randomized ASTRRA trial.2022 ASCO.Abstract 506.
[7]THOMSSEN C,BALIC M,HARBECK N,et al.St.Gallen/Vienna 2021:a brief summary of the consensus discussion on customizing therapies for women with early breast cancer.Breast Care(Basel),2021,16(2):135-143.
[8]2022年《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指南
[9]地里呼玛尔·吐鲁洪,李欣芳综述,王少华审校.HR+/HER2-乳腺癌内分泌治疗的研究进展[J].东南国防医药,2021,23(4):6.

声明:本文由阿斯利康提供支持,仅供医疗卫生专业人士参考。
CN-102750有效期至:2023-9-19


来源:医学界
校对:臧恒佳
责编:郑华菊

* 医学界力求其发表内容在审核通过时的准确可靠,但并不对已发表内容的适时性,以及所引用资料(如有)的准确性和完整性等作出任何承诺和保证,亦不承担因该些内容已过时、所引用资料可能的不准确或不完整等情况引起的任何责任。请相关各方在采用或者以此作为决策依据时另行核查。

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举报
打开APP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更多类似文章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卵巢功能抑制能否提高生存率?
林颖教授:乳腺癌辅助化疗和内分泌治疗同时还是序贯?来自中国专家的Bayesian...
NCCN乳腺癌指南已更新至2021年第二版!一文看懂更新要点~
注意!我国年轻乳腺癌患者治疗有哪些要点?
聚焦2022 ASCO ASTRRA最新研究成果,探讨绝经前HR阳性乳腺癌OFS辅助治疗的重要价值
江泽飞教授:乳腺癌内分泌治疗十个热点问题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