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再论“因麒麟伏白首双星”

(2019-4-11)

《红楼梦》第三十一回后半回回目题曰“因麒麟伏白首双星”,是八十回本最不着边际的回目,因为最不着边际,故而引出无数猜测,五花八门,莫衷一是,超级奇谈者言是牛郎织女,醉谈风月者道是宝湘老来结为伉俪。其实,“因麒麟伏白首双星”之“伏”,包括“前伏”和“后伏”,“前伏”张道士和贾母隐事,“后伏”贾宝玉和史湘云晚景,但无关伉俪。

张道士与贾母之隐事,事在前而不在后,故曰“前伏”。所谓“白首双星”,指的就是张道士与贾母两老;所谓“因”“麒麟”“伏”,即是说麒麟本是成对的,本都是史家之物,后来一个在贾母手中,一个在张道士手中。因此事不可明言,故曰“伏”。“伏”什么?伏“麒麟恋”——闺中待字贾母和青年张道士之恋。其实,《红楼梦》小说中“麒麟恋”的线索很清晰。

第二十九回贾母清虚观之行,原本是为了“回应”元妃端午节赐礼独宝玉宝钗“一样”,张道士提亲和贾母委托都属“回应”。不料张道士“敬贺”了一个“赤金点翠的麒麟”,这倒是在贾母意料之外。文本写道:

刚说着,只见张道士捧了盘子,走到跟前笑道:“众人托小道的福,见了哥儿的玉,实在可罕。都没什么敬贺之物,这是他们各人传道的法器,都愿意为敬贺之礼。哥儿便不希罕,只留着在房里顽耍赏人罢。”贾母听说,向盘内看时,只见也有金璜,也有玉玦,或有事事如意,或有岁岁平安,皆是珠穿宝贯,玉琢金镂,共有三五十件。因说道:“你也胡闹。他们出家人是那里来的,何必这样,这不能收。”张道士笑道:“这是他们一点敬心,小道也不能阻挡。老太太若不留下,岂不叫他们看着小道微薄,不象是门下出身了。”贾母听如此说,方命人接了。宝玉笑道:“老太太,张爷爷既这么说,又推辞不得,我要这个也无用,不如叫小子们捧了这个,跟着我出去散给穷人罢。”贾母笑道:“这倒说的是。”张道士又忙拦道:“哥儿虽要行好,但这些东西虽说不甚希奇,到底也是几件器皿。若给了乞丐,一则与他们无益,二则反倒遭塌了这些东西。要舍给穷人,何不就散钱与他们。”宝玉听说,便命收下,等晚间拿钱施舍罢了。

张道士为什么要“忙拦”?因为这“三五十件”法器中,混放了一个“赤金点翠的麒麟”,如果“散给穷人”,贾母就发现不了麒麟,张道士的设计就要落空。“忙拦”住了,贾母静下来后一定会很看重这个麒麟的。文本说:

宝玉在楼上,坐在贾母旁边,因叫个小丫头子捧着方才那一盘子贺物,将自己的玉带上,用手翻弄寻拨,一件一件的挑与贾母看。贾母因看见有个赤金点翠的麒麟,便伸手拿了起来,笑道:“这件东西好像我看见谁家的孩子也带着这么一个的。”宝钗笑道:“史大妹妹有一个,比这个小些。”贾母道:“是云儿有这个。”宝玉道:“他这么往我们家去住着,我也没看见。”探春笑道:“宝姐姐有心,不管什么他都记得。”林黛玉冷笑道:“他在别的上还有限,惟有这些人带的东西上越发留心。”宝钗听说,便回头装没听见。宝玉听见史湘云有这件东西,自己便将那麒麟忙拿起来揣在怀里。一面心里又想到怕人看见他听见史湘云有了,他就留这件,因此手里揣着,却拿眼睛瞟人。

贾母原本十分了解这个“赤金点翠的麒麟”,但她却说“这件东西好像我看见谁家的孩子也带着这么一个的。”谁家的孩子带着这么一个?贾母心里也很清楚,但在一群孙辈面前她只能这样说。有人说,这句话贾母完全可以不讲。不对了,这是小瞧了贾母!金麒麟的出现,正好为贾母所用。明白了吗?这里贾母之意不在金麒麟,而在“金玉良缘”——若说“金玉良缘”,早就有了,这也是“回应”。

问题一个接一个地来了。八十多岁的张道士何以有这么一个“赤金点翠的麒麟”?根据第三十一回史湘云翠缕主仆论阴阳,“赤金点翠的麒麟”是雄性的,“湘云宫绦上系的金麒麟”是雌性的。十几岁的史湘云何来一个雌性金麒麟?或曰,史侯府代代相传传给湘云的。错,这两个金麒麟原本是一对,都是史家之物,史侯府为何只有一个雌性金麒麟?史湘云“襁褓中,父母叹双亡”,又非嫡出,史家不可能将一个雌性金麒麟传给她。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就是当初史湘云生活在荣国府贾母身边时,贾母因疼爱侄孙女而将珍藏数十年的金麒麟赠与了湘云。

张道士有个“赤金点翠的麒麟”,贾母有个“小些”的雌性金麒麟,这也太巧了!

说巧也不巧。寻觅雄性金麒麟如何落入张道士之手的答案,考证是无用的,倒是可以索隐。到哪里去索隐?当然是到文本中去。文本中可索之隐甚多,较为明显的有六处。

其一,就是“因麒麟伏白首双星”这个回目,因雄性金麒麟如何落入张道士之手不可明言,故曰“伏”。

其二,宁荣两府的第二代贾代化、贾代善,娶的都是金陵世勋史侯家的小姐——第二回文本云:“自荣公死后,长子贾代善袭了官,娶的也是金陵世勋史侯家的小姐为妻……”“隐”在哪里?就在这个“也”字上。

其三,第四十四回王熙凤过生日,贾琏吃了酒偷情,被王熙凤撞见,贾琏恼羞成怒,提着剑追杀凤姐,追到家母房中。吓退贾琏后,贾母笑道:“什么要紧的事!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那里保得住不这么着。从小儿世人都打这么过的……”这番话的“隐”不用推敲,琢磨“从小儿世人都打这么过的”就是了。

其四,第二十九回贾母的孙子辈都称呼张道士“张爷爷”,张道士称呼贾母“老祖宗”,贾母则称呼张道士“老神仙”。张道士“八十多岁”了,第七十一回说“今岁八月初三日乃贾母八旬之庆”。他们在清虚观见面时老泪纵横,文本说“张道士……说着,两眼流下泪来。贾母听了,也由不得满脸泪痕。”文本还说:““张道士……是当日荣国公的替身,……他又常往两府里去的,凡夫人小姐都是见的。”

其五,从清虚观下山后宝黛大吵一场,贾母急的直抱怨说:“我这老冤家是那世里的孽障,偏生遇见了这么两个不省事的小冤家,没有一天不叫我操心。真是俗语说的,‘不是冤家不聚头’。”贾母、张道士都八十岁了,称白首老寿星设有什么不妥,值得索隐的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其六,第三十二回文本说,“原来林黛玉知道史湘云在这里,宝玉又赶来,一定说麒麟的原故。因此心下忖度着,近日宝玉弄来的外传野史,多半才子佳人都因小巧玩物上撮合,或有鸳鸯,或有凤凰,或玉环金珮,或鲛帕鸾绦,皆由小物而遂终身。今忽见宝玉亦有麒麟,便恐借此生隙,同史湘云也做出那些风流佳事来。因而悄悄走来,见机行事,以察二人之意。”——林黛玉的耽心是不合情理的,因为此时史湘云已经订婚。作者如此白描,当是有意点出曾经有“才子佳人” 借金麒麟“生隙”。—— 这显然是在呼应上回“因麒麟伏白首双星”。

“因麒麟伏白首双星”之“因”,与“撕扇子作千金一笑”之“撕”,都是动词,这里的“因”即通过的意思,特指通过某种关系。“伏”即隐伏。“因麒麟伏白首双星”就是通过麒麟的关系隐伏张道士和贾母这两位白首老寿星。再说明白一点,通过一对金麒麟,隐伏着一对白发苍苍老人的风流往事。——我们千万别一看到双星,就想到了天上的牛郎织女。再说了,牛郎织女是神仙,他们是不会老的。人之常情,古今一也,对上了岁数的老人,称一声老寿星,比如老人过生日,祝老寿星生日快乐!这是一句很正常的话,何必搞得那么复杂。第二十九回中的白发老人都有谁?贾母、张道士两人而已。有人辩称,“白首双星”作为一个词组,应释为白头偕老的夫妇,对此松樵不以为然。白头偕老的夫妇当然是“白首双星”,但“白首双星”则不一定是白头偕老的夫妇。年轻时曾经议过亲,或是恋人关系者,后因各种原因没有牵手走到一起,老来后又有幸得以聚首,相见时白发苍苍,也是可以尊称为“白首双星”的。

作为史候家的千金小姐,贾母闺中待字时风流洒脱,有那么一段风流韵事,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正常得很,就如大观园里林黛玉和贾宝玉所演绎的宝黛恋一样。所不同的是,林黛玉为情所累,魂归离恨天,贾母则如藕官,虽然在菂官死后哭的死去活来,至今不忘,每节烧纸,但补了蕊官以后与对待菂官一样温柔体贴。张道士因为伤情,终身不娶,宁愿做贾母丈夫的替身而出家修道。倒是贾宝玉有点像张道士,林黛玉死后虽然与薛宝钗结婚,但最后还是离家出走当和尚去了。由是观之,麒麟恋与宝黛恋乃时空不同而结局相同的姻缘悲剧。

一个多花甲子过去了。贾母原有的那一个雌性金麒麟赠与了侄孙女湘云,张道士的那一个雄性金麒麟“敬贺”给了宝玉(实则奉还贾母),六十多年之后,这一对金麒麟落入贾史两家孙辈手中——这其中还有一个小插曲,宝玉的雄性金麒麟弄丢了,偏又湘云主仆拣着了,湘云笑道:“幸而是这个,明儿倘或把印也丢了,难道也就罢了不成?”宝玉笑道:“倒是丢了印平常,若丢了这个,我就该死了。”这些情节,应归属于“后伏”——“伏”宝玉和湘云晚景(宝玉和湘云晚景之事在后而不在前),也是“因麒麟伏白首双星”,但无关伉俪,是一个因果故事。

在中国古代,一个女子的丈夫如果死了,他的妻子为他而死,这个女子就叫做烈妇;如果这个妻子不再改嫁,永远地生活在婆家 ,侍奉公婆,抚育孩子,直到死亡,这样的女人叫做节妇;而一个女子虽然没有出嫁,但已经订婚,如果未婚夫死了,她跟着死去,这个女子就叫做烈女;而如果未婚夫死了,这个女子终身不嫁,以处女之身度过一生,则这个女子叫做贞女。

“金陵十二钗”正册中有三个寡妇:薛宝钗、史湘云和李纨。薛宝钗属烈妇,她虽不是为宝玉而死,而是因为“得是非(待时飞)”为自证清白而自杀,但还是与宝玉搭界的;史湘云属贞女,而且是《红楼梦》里唯一的贞女;李纨属节妇。

红楼女儿的悲剧,史湘云最为特殊——已经酿成特殊悲剧了,但还不能公开、明说,必须遮掩起来,因为其行为违犯了朝廷的诏禁。

明清易代之际,大明遗民往往以歌颂烈女殉夫,“女不事二夫”等曲折地表达大明遗臣对上吊而死的崇祯皇帝的忠诚之心,引发大清统治者的警觉,因此大清建立之后,对于少女为未婚夫殉死这样的极端行为的表彰,一度不甚热心。1688年,康熙皇帝更下诏禁止烈女殉夫行为。他说:“人命至大,而死丧者恻然之事也。夫修短寿夭当听其自然,何以自殉其命耶?不宁唯是,轻生从死,反常之事也。若更从而旌异之,则死亡者益众矣!此后夫死而殉者,当已其旌表,王以下至于细民,妇人从死之事,当永永严禁之”。

第五回史湘云的判词和《红楼梦曲.乐中悲》乃史湘云悲剧的提纲。

判词的配画是“几缕飞云,一湾逝水”,判词说:“富贵又何为?襁褓之间父母违。展眼吊斜晖,湘江水逝楚云飞。”判词前两句说湘云身世不幸,孩提时代父母早逝,但是这并不算是悲剧(双亲早年弃世的孤儿多的是)。那么悲剧就落实在“展眼吊斜晖,湘江水逝楚云飞”上了:凭吊什么?凭吊“斜晖”,而且是“展眼”之间就凭吊起“斜晖”来了。“斜晖”是什么?当然不是中天的丽日,更是当头的太阳,而是夕阳西下。“湘江水逝楚云飞”,“湘江水逝”嵌一个“湘”,“楚云飞”嵌一个“云”,是湘云的名字,这是无疑义的,松樵认为,重要的是“水逝云飞”。到底凭吊什么?凭吊红日刚刚升起,眨眼之间便夕阳西下,水逝云飞——史湘云刚刚订婚、议婚,未婚夫就死亡了——判词的配画亦与此吻合。

再看《乐中悲》。

曲名“乐中悲”,就是快乐中的悲剧,悲剧就从快乐中产生,在快乐里面包孕着悲剧——不是一般的悲伤。以下逐句分析曲子:

襁褓间父母叹双亡,纵居那绮罗丛谁知娇养?

这和判词的“富贵又何为,襁褓之间父母违”是一个意思,不过详细点罢了。这不是悲剧症结。

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

前两句是判词里没有的内容,说湘云好穿男儿装,思想单纯。最后一句就有些隐晦了:“霁月”是雨后之“月”,“光风”是无云之“风”,这里是形容雨过天晴时的明净景象,这里是比喻史湘云胸怀开朗。

厮配得才貌仙郎,博得个地久天长,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

好容易选配了个“才貌仙郎”,指望白头偕老,把幼年失去父母的不幸抵消了——谁知道,悲剧发生了:

终久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

这和判词的“湘江水逝楚云飞”意思很接近,而且也同样嵌了“湘云”的名字。不过这句多了“高唐”的信息,而“高唐”是从宋玉的《高唐赋》取典。《高唐赋》说楚王与“巫山之女”一夜欢会,“巫山之女”自称“高唐之客”,自述行迹道:“朝为行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从此,“高唐云雨”就成了男女欢会的代名词。但在《乐中悲》曲子中,既然“终久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说明根本就没有男女欢会的“高唐云雨”,和判词中的“湘江水逝楚云飞”是相呼应的,都是说史湘云刚刚订婚、议婚,未婚夫就死亡了——“展眼吊斜晖”。

这是尘寰中消长数应当,何必枉悲伤?

史湘云旳归宿如此悲悯,作者还说“数应当”,读众和学者们难道就没有疑问一下吗?

我们研读《红楼梦》必须严肃。先有麒麟恋,后有史侯二小姐(贾母)婚配荣国府贾代善。读众千万莫要将贾母想象为不堪。麒麟恋是秘密进行的,有如宝黛恋,史侯并不知晓。贾府求配二小姐(贾母),史侯应允这桩婚事,贾史两家并无过错,但客观上拆散了麒麟恋——那个时代的主流婚姻观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侯门小姐岂有不知之理?张道士也是清楚的。

《红楼梦》作者笃信因果报应,小说中着力渲染《阴骘文》就是此意。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庙是积德行善的源头,拆散婚姻是非常缺德的事情,拆散一桩婚姻的缺德程度比拆十座庙还要缺德。破坏别人婚姻是会遭报应的,近报在自身,远报可隔代——隔一代或若干代。《红楼梦曲.乐中悲》结尾所谓“这是尘寰中消长数应当,何必枉悲伤?”追述的正是史侯毁人婚姻其后代遭到报应。

因为史湘云的婚姻悲剧被作者刻意遮掩起来,所以使得几乎所有的红学家都理解错误了。他们替代作者安排了一个平庸无奇的格子,为史湘云填写了三种平庸无奇的可能结局:其一、丈夫早逝或战死,湘云早寡;其二、离婚或被休;其三、丈夫出走或出家。因此,史湘云就改嫁贾宝玉,现实中就是改嫁作者,改嫁了作者,史湘云就成“脂砚斋”了。

认为史湘云最后再婚嫁给贾宝玉的观点,纯属想当然,反映论者们顾此失彼,全然不懂得《红楼梦》“大旨谈情”层面的真谛。《红楼梦曲》所谓“终身误”,谁误了谁的终身?当然是贾宝玉误了林黛玉和薛宝钗的终身。虽然如此,贾宝玉却是“只念木石前盟”,他“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况且,贾宝玉已经出家为僧了,而且他的出家又不是心血来潮头脑发热。他一个和尚,怎么可能忘其“终不忘”去和史湘云搞黄昏恋?史湘云做贞女并非他人所逼迫,是心甘情愿的,她怎么会在做了几十年的贞女后去和一个和尚成亲?

日子还是要过的,史湘云作为贞女,在史家和贾府沒有败落之前,日子好过。但在四大家族一损俱损之后,史湘云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不好过也得过,怎么办?依湘云的个性,她决不会当乞丐沿门乞讨,但她可以出家为尼或为道靠化缘为生。湘云愿出家吗?不存在愿不愿,过日子要紧,一餐不吃饿慌慌!更何况,节妇、贞女出家为尼乃明末清初的世风。

化缘为出家人必做功课。贾宝玉化缘,史湘云也化缘。两人化缘邂逅——不期而遇或者偶然相遇的机率颇高。老僧和老尼或老道姑相遇,可不是“白首双星”?两个人的金麒麟都在,史湘云依旧挂着,贾宝玉带的是通灵宝玉,他不带金麒麟——第五十回文本说:“怎么一个带玉的哥儿和那一个挂金麒麟的姐儿,那样干净清秀,又不少吃的,他两个在那里商议着要吃生肉呢,说的有来有去的。”宝玉出家时,身边有三件宝物——通灵宝玉、一股金簪、一个金麒麟。他们相遇之后,同居一座寺庙相依为命,这个是可以的,并沒有败坏清规戒律,所以小说开头有“情僧”之说。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因麒麟伏白首双星”,到底是伏宝玉和湘云,还是卫若兰和湘云?
红楼梦里史湘云最后跟谁在一起? 是贾宝玉还是卫若兰?
搞笑的史湘云嫁贾蔷、嫁北静王的理论
解谜《红楼梦》:史湘云有个“金麒麟”
史湘云和妙玉结局新探
贾母和张道士两人究竟是什么关系?三句话表明,最有可能是这样一种关系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