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袭人是被宝钗“撵”走的-红楼书话-文化纵横-搜狐社区

2010-04-14

关于袭人是如何离开贾府的,众说纷纭。本文认为袭人是被宝钗撵走的,为什么呢?这要从贾府中主子奶奶和妾、房里人以及通房丫头的关系说起。
(一)贾府的主子奶奶与妾、房里人和通房丫头的关系
在红楼梦中,男主子们通常都是三妻四妾的,即使像有名的醋缸――凤姐也有平儿这样的通房丫头陪伴在身边。书中出现的几个主要的主子奶奶有邢夫人、王夫人、尤氏、李纨、凤姐、秦可卿、金桂。他们按照年龄可分为两拨,年纪大的主要是前三位,年纪小的主要是后四位。他们是如何对待自己丈夫的身边人的?先看年纪小的。
凤姐是贾府里有名的醋坛子。在她嫁给贾琏前,贾琏也有2个房里人。在她嫁过来之后,就被凤姐打发走了,凤姐陪嫁过来的4个丫头,也是死的死、嫁人的嫁人。这有兴儿和平儿的话作证,“兴儿道:‘这就是俗语说的‘天下逃不过一个理字去’了。这平儿是他自幼的丫头,陪了过来一共四个,嫁人的嫁人,死的死了,只剩了这个心腹。他原为收了屋里,一则显他贤良名儿,二则又叫拴爷的心,好不外头走邪的。又还有一段因果:我们家的规矩,凡爷们大了,未娶亲之先都先放两个人伏侍的。二爷原有两个,谁知他来了没半年,都寻出不是来,都打发出去了。别人虽不好说,自己脸上过不去,所以强逼着平姑娘作了房里人。那平姑娘又是个正经人,从不把这一件事放在心上,也不会挑妻窝夫的,倒一味忠心赤胆伏侍他,才容下了。’” (见第65回)“平儿笑道:‘先时陪了四个丫头,死的死,去的去,只剩下我一个孤鬼了。’” (见第39回)兴儿不仅说从凤姐角度道出平儿为什么能够被留下,而且也从平儿自身的角度道出她能够被留下的原因。
凤姐又如何对待贾琏后娶的妾呢。一个是尤二姐,一个是秋桐。这两个被凤姐所不容,因为他们都受贾琏的宠爱。结果一个死了,一个书中尚未交待结果。不过秋桐是个有勇无谋的人,凤姐撵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凤姐虽恨秋桐,且喜借他先可发脱二姐,自己且抽头,用‘借剑杀人’之法,‘坐山观虎斗’,等秋桐杀了尤二姐,自己再杀秋桐。”“贾琏与秋桐在一处时,凤姐又做汤做水的着人送与二姐。又骂平儿不是个有福的,‘也和我一样。我因多病了,你却无病也不见怀胎。如今二奶奶这样,都因咱们无福,或犯了什么,冲的他这样。’因又叫人出去算命打卦。偏算命的回来又说:‘系属兔的阴人冲犯。’大家算将起来,只有秋桐一人属兔,说他冲的。秋桐近见贾琏请医治药,打人骂狗,为尤二姐十分尽心,他心中早浸了一缸醋在内了。今又听见如此说他冲了,凤姐儿又劝他说:‘你暂且别处去躲几个月再来。’”(见第69回)
再看李纨。李纨是贾府里有名的大菩萨,那我们看看她是怎么对待房里人的。在第39回里,李纨自己说道:“想当初你珠大爷在日,何曾也没两个人。你们看我还是那容不下人的?天天只见他两个不自在。所以你珠大爷一没了,趁年轻我都打发了。若有一个守得住,我倒有个膀臂。”这里要注意的是李纨先说了贾珠的两个人“天天不自在”,所以珠大爷一死,就被李纨打发走了,而不是反过来说珠大爷死了,李纨见她两个不自在,所以打发走了。这看起来顺序上稍有一点的区别,可实际上却差之千里。如果珠大爷死后,两个人不自在,则说的是两个房里人耐不住寂寞,青春年少有思春之意,暗示这两个房里人不怎么样,有点“淫妇”的味道。可是事实上偏偏不是这样,是这两个房里人不自在在先,然后珠大爷一死就被打发走了。为什么贾珠在世时,这两个房里人会“不自在”,珠大爷是个乖儿子,也必定是个好丈夫,这从王夫人在宝玉被打时,拿宝玉同贾珠对比时可以看出。王夫人“便叫着贾珠哭道:“若有你活着,便死一百个我也不管了。”(见第33回)。贾珠在世时,那也是同宝玉差不多,是一个“凤凰”似的人物,何况贾珠还非常听话,是比宝玉更懂事的一位小爷,至少在贾府的上层主子心中。想嫁给贾珠的丫头们一定不少,连宝玉恨不得都人人思嫁呢。这样好的丈夫,房里人有什么不自在,很明显,这些不自在除了李纨强加给的,还能有谁?曹雪芹借用李纨自己道出了当时的情景,就这样李纨还不饶过他们,还说不是自己不容他们,还往自己身上贴金呢。
秦可卿对待房里人的态度找不着,秦可卿还未被曹雪芹详细交待,就被快速地给出局了。这里无从谈起,放下不论。
金桂对待房里人的态度如何呢。香菱,作为房里人,最后是被金桂折磨死的,这里不再赘述。可论的是金桂对待妾之类的人的态度与凤姐如出一辙。宝蟾是陪金桂嫁过来的丫头。在第80回里,“金桂亦颇觉察其意,想着:‘正要摆布香菱,无处寻隙,如今他既看上了宝蟾, 如今且舍出宝蟾去与他,他一定就和香菱疏远了,我且乘他疏远之时,便摆布了香菱。那时宝蟾原是我的人,也就好处了。’打定了主意,伺机而发。”凤姐和金桂都是先从打压弱势群体入手。书中也没有交待金桂对付宝蟾的结果,只知道到80回末,两人还处于对立状态。“宝蟾却不比香菱的情性,最是个烈火干柴,既和薛蟠情投意合,便把金桂忘在脑后。近见金桂又作践他,他便不肯服低容让半点。先是一冲一撞的拌嘴,后来金桂气急了,甚至于骂,再至于打。他虽不敢还言还手,便大撒泼性,拾头打滚,寻死觅活,昼则刀剪,夜则绳索,无所不闹。薛蟠此时一身难以两顾,惟徘徊观望于二者之间,十分闹的无法,便出门躲在外厢。”秋桐和宝蟾毕竟不是主子,她二人的结局主要看主子即贾琏和薛蟠、主子奶奶即凤姐和金桂以及他们自己之间斗争权衡的结果,多半好不到哪去,最多像目前的这种状况。
年轻一点的主子奶奶是这样,那么变成了太太以后的主子奶奶又是什么样呢?邢夫人和尤氏都是填房,地位要比先头嫁过来的正室夫人地位略低,且他们已到了年老色衰的的年纪,加上娘家背景不厚实,除了唯夫命是从、投其所好之外,还能如何保住自己的地位。曹雪芹明写了邢夫人积极帮助自己丈夫说嫁小妾――鸳鸯。按道理小妾越多,对正室夫人的地位威胁也越大,至少丈夫在自己身上的心越来越少,可是如果不这样,年老色衰的正室夫人也不见得有地位,还可能捞一个不贤德的名声。尤氏同邢夫人出身差不多,从贾珍有配鸾和偕凤两个小妾来看,尤氏也是不得不容下的,再看尤氏对待自己两个妹妹的婚嫁态度上,也是为贾珍命是从的。
王夫人又如何呢。王夫人是正室太太,地位高,尽管老了,仍不必像邢夫人和尤氏那样唯夫命是从。书中看她对赵姨娘的态度,那也是水火不容的,可是又不能打发她,因为自己也要有个贤良的名。同时王夫人还是有一定心机的,有赵姨娘这个说话着三不着四的衬托出自己的大家风范,对树立自己的形象更有好处。至于周姨娘,那是个沉默的主,探春劝赵姨娘时说过,“你瞧周姨娘,怎不见人欺他,他也不寻人去。”(见第60回)。凤姐和金桂一味地排挤小妾,被人说成醋缸,这对维护自己的形象是很不利的。当年的王夫人未见得不是今天的凤姐和金桂。王夫人自己肯定也有陪嫁过来的几个丫头,可书中没有交待这几个人的结果,但是从贾政的妾来看,赵姨娘年纪不是很大,否则孩子不可能都生在王夫人之后。赵姨娘应该是王夫人嫁给贾政多年后纳的妾。周姨娘身份不是很确定,不管她是贾政的房里人、还是王夫人的陪嫁抑或是贾政后纳入的妾,她都是个可有可无的人物,乖乖地做个陪衬,何况自己又无儿无女,不像赵姨娘有撒泼的资本。那么王夫人的几个陪嫁丫头也如凤姐的一样,去的去,死的死,最多只留下了个老实的周姨娘。
从以上可以看出,主子奶奶对待自己丈夫的妾之类的女人有个变化,即年轻的时候,拼命地排挤,因为这时候自己也年轻貌美、又是主子,一般的房里人和妾是难以与之争锋的,也“敢于”维护自己的地位,排挤受丈夫得意的人,甚至独霸丈夫的。等到了年老色衰的年纪,正室夫人也就没有了自身的资本,也只能有所退让如王夫人,或巴结丈夫来维护自身地位了如尤氏,此时不得不容忍丈夫有三妻四妾了,甚至还帮助丈夫打前锋如邢夫人。宝钗嫁给宝玉之后,就能保证她是个例外吗?与他人、特别是受丈夫垂青的人共享自己的丈夫?
(二)婚后的宝钗与袭人
宝钗嫁给宝玉后,袭人就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地位。袭人是一个貌、才、德皆不出众的丫头,有的只是向上爬的恒心和毅力。与宝钗这样一个德、容、才兼备的主子相比,袭人除了无地自容之外,还能有什么。袭人能做的事,宝钗这个主子样样都行,连针线都不让。更重要的是宝钗的堂堂正室地位更是袭人不可有的,在管理怡红院上,比袭人多的是权威和手段。看60回赵姨娘大闹怡红院,袭人除了急之外,一点辙都没有,整个怡红院乱得一团糟,“急的袭人拉起这个,又跑了那个,口内只说:‘你们要死!有委曲只好说,这没理的事如何使得!’”这与袭人无地位、无管理才干、无德都有很大关系。可是宝二奶奶嫁过来以后那就明显不同了,天时、地利、人和,宝二奶奶都占全了。未嫁之前就有了管家的经历(与李纨、探春协管);平常对怡红院和贾府的丫头婆子的品性就了如指掌,包括连宝玉都不怎么清楚的小红,凭声音就可知道是她;有权威和人气,丫头都说宝钗比黛玉可亲近,又不和丫头玩闹;宝钗的博学和才干(小惠全大体)更是人人皆知,婚后治理怡红院,那是手到擒来,整个怡红院必定被治理得井井有条。在这样的气势下,袭人,作为一个连通房大丫头的名分都没有的丫头,还不是任宝钗摆布。宝钗如何处置袭人起主要作用的因素是看宝钗是否有容人之心。
宝钗深知袭人在宝玉和王夫人心中的地位的。在宝玉,袭人是想伴着过一生的人,“不如还是找黛玉去相伴一日,回来还是和袭人厮混,只这两三个人,只怕还是同死同归的。”(见第78回)在王夫人,那是保全王夫人和宝玉名声的至关重要的丫头,连月钱都与姨娘的一样了。王夫人将晴雯逐出对怡红院最有利的人是袭人,可以稳做钓鱼台,在适当的时候当上花姨娘。
既然袭人这么重要,宝钗为何要让袭人离开?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宝钗也是个正常的“女人”,也是个嫉妒心非常强的女人,连自己的妹子宝琴都要嫉妒得冒酸水,何况别人。宝琴也就是被贾母喜欢多些,又做点诗词什么的,宝钗“又推宝琴笑道:‘你也不知是那里来的福气!你倒去罢,仔细我们委曲着你。我就不信我那些儿不如你。’”大婚后的宝钗从根上也不可能愿意与他人分享自己的丈夫的。如果袭人是个普通的通房丫头如周姨娘,或是宝钗的心腹如平儿,或许宝钗不会撵走她,关键是宝玉对袭人太过依赖,没准对袭人比对宝钗还更重一些。如果不撵走袭人,宝玉的心会往宝二奶奶身上转移吗?且在众人眼里,袭人又极其贤德,让宝二奶奶的贤德往哪里摆?因而宝钗在嫁过来不久就会发动一场“清君侧”的运动,首当其冲的必是袭人。实际上在第36回里,已经有了很明显的暗示。“宝钗……来至宝玉的房内。宝玉在床上睡着了,袭人坐在身旁,手里做针线,旁边放着一柄白犀麈。宝钗走近前来,……袭人不防,猛抬头见是宝钗,忙放下针线,起身悄悄笑道:“姑娘来了,我倒也不防,唬了一跳。……说着,一面又瞧他手里的针线,……袭人道:今儿做的工夫大了,脖子低的怪酸的。又笑道:好姑娘,你略坐一坐,我出去走走就来。说着便走了。宝钗只顾看着活计,便不留心,一蹲身,刚刚的也坐在袭人方才坐的所在,因又见那活计实在可爱,不由的拿起针来,替他代刺。”这一段写了宝钗来了之后,与袭人聊了几句宝玉生活上的细节,然后袭人推说做手工做的时间长就出去了,而宝钗却坐在了袭人的位置上替她做针线。这是不是在暗示宝钗嫁过来之后(进宝玉房),在向袭人了解了宝玉的日常起居的细节之后(聊了怕虫子咬和带肚兜的事),就把袭人打发走了呢(袭人因做的功夫大出去了),而袭人走之后自己就替代了袭人的位置(替他代刺)。宝玉在第80回里跟王道士要疗妒方,表面上是给夏金桂的,焉知不是留给日后的宝二奶奶呢。
当然,宝钗的做法不会是像凤姐和金桂那样招摇过市,而是很体面、很风光地将袭人打发走,这是宝钗的“知书达理、善于人情世故”之故。宝钗知道自己嫁过来时贾府已是风雨飘摇之际,财政上入不敷出、捉襟见肘已经非常明显了。在前80回里,已经屡次提到要削减开支,最重要的是减少人员。宝二奶奶在婚前也曾进言要减少开支。在宝二奶奶理家一段时日之后,对王夫人进言道,家里需要减员,把年纪大的丫头或配人或放出去,我先把自己的丫头莺儿配给宝玉的小厮茗烟,怡红院其他大一点的丫头也不用留下了,只留下小丫头就可以了,袭人也令其归家嫁人,如果袭人不带头出去,其他不想出去的丫头会很难缠,那时候让谁不让谁出去都不好,不如让袭人带头出去,别人也不好作伐,只能出去了,再者丫头大了,心也大了,不能让宝玉安心读书上进,让他们出去,不仅可以减少开支,关键还可以令宝玉收心。王夫人一听,只能说可以,只是委屈了袭人那丫头。此时的王夫人对袭人的态度也是有变化的,宝钗嫁过来后已经完全取代了袭人的作用,且比袭人还让王夫人省心,二者袭人毕竟没有过过名路,即使打发出去,也不会令人笑话,何况袭人都被打发走了,还对其他的大丫头起示范作用,三者宝钗连自己的陪嫁丫头莺儿都不留,让王夫人还有什么话说。因而对袭人的心可能也就淡了。可怜的袭人,一辈子操碎了心,也没有捞到一个好的结果。
袭人会不会走呢,肯定会,尽管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情愿。一是袭人是个要强的人。“薛姨妈道:‘早就该如此。模样儿自然不用说的,他的那一种行事大方,说话见人和气里头带着刚硬要强,这个实在难得。‘”(见第36回)有宝钗在,她事事处处都显不出来,如今宝二奶奶借着劝宝玉上进为由,要打发自己,也就明白自己不可能在怡红院长久呆下去了,留下来有何颜目。二是袭人想不走,唯一可依赖的是宝玉,而宝玉是保不住她的。宝钗在撵走袭人必定要借王夫人之力(为了给袭人面子),王夫人要打发袭人,宝玉还能留下她吗?在第19回和36回里,袭人为劝宝玉,多次以走相要挟,只不过这一次却成了现实而已。在第19回里,“袭人便笑道:‘这有什么伤心的,你果然留我,我自然不出去了。’宝玉见这话有文章,便说道:‘你倒说说,我还要怎么留你,我自己也难说了。’袭人笑道:‘咱们素日好处,再不用说。但今日你安心留我,不在这上头。我另说出三件事来,你果然依了我,就是你真心留我了,刀搁在脖子上,我也是不出去的了。’”第36回里宝玉听说王夫人给袭人加月钱就“喜不自禁,又向他笑道:‘我可看你回家去不去了!那一回往家里走了一趟,回来就说你哥哥要赎你,又说在这里没着落,终久算什么,说了那么些无情无义的生分话唬我。从今以后,我可看谁来敢叫你去。’袭人听了,便冷笑道:‘你倒别这么说。从此以后我是太太的人了,我要走连你也不必告诉,只回了太太就走。’”
袭人走的时候可能真的跟宝玉都不说一声,怕宝玉不忍。可袭人不知道自己这一去却仍然改不了宝玉的性情。在说完上段话后,袭人说到了死,结果又引得宝玉说了一堆的疯话。 “宝玉笑道:‘就便算我不好,你回了太太竟去了,叫别人听见说我不好,你去了你也没意思。’袭人笑道:‘有什么没意思,难道作了强盗贼,我也跟着罢。再不然,还有一个死呢。人活百岁,横竖要死,这一口气不在,听不见看不见就罢了。’ ……袭人深知宝玉性情古怪,……又谈到女儿死,袭人忙掩住口。宝玉谈至浓快时,见他不说了,便笑道:……文死谏,武死战,这二死是大丈夫死名死节。竟何如不死的好!……比如我此时若果有造化,该死于此时的,趁你们在,我就死了,再能够你们哭我的眼泪流成大河,把我的尸首漂起来,送到那鸦雀不到的幽僻之处,随风化了,自此再不要托生为人,就是我死的得时了。’袭人忽见说出这些疯话来,忙说困了,不理他。” 可见袭人“去了也没意思”,倒是便宜了宝钗。
至此,宝二奶奶不仅完成了清君侧的任务,还给自己赚下了好名声,你看宝二奶奶都节俭开支了,连自己的丫头都不留下,比起凤二奶奶强多了,暗地里又给自己安插下一个帮手。想茗烟是宝玉第一个得意的小厮,将来必定是个管家,此时莺儿嫁过去,将来对自己齐家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当年王夫人撵走晴雯的时候,事后还不敢对贾母名言,可是宝钗不同,她说的名正言顺,让王夫人除了言听计从之外,根本就无还手之力,这是宝钗过人之处。
(三)袭人的无奈与结局
试想一想,当逐客令下达给袭人的时候,袭人是“不防”的,自己争了一辈子,却到头来和晴雯一样被逐出去了。袭人临走前仍然是非常眷恋宝玉的,毕竟多年的感情在里边,而且也知道宝玉对自己的依赖,故而临别前对宝玉说,“好歹留着麝月。”(脂砚语)麝月能够留下来,一来对宝二奶奶不构成威胁,宝玉对袭人和麝月是有区别的,二来是麝月为人,能干又不争强好胜。
袭人的判词是“空云似桂如兰、枉自温柔和顺”。大家比较一直的看法是认为“空云”和“枉自”几个字,就把原来褒奖袭人的话,全部变成反义了,加上袭人在书中的为人行事,更被看不起袭人的人所反感。其实这两句话对不同人,含义也是不同的。对读者,主要是上边的意思。对宝玉呢,则是袭人再好也不是自己的。对宝钗呢,是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袭人怎么好也好不过自己。对贾母呢,袭人好,我也不欣赏你,你不如晴雯。对王夫人呢,自己是白白地看好袭人了,最后还是没让宝玉沾边。对贾府其他人呢,袭人命不好,白白地当了乖乖女,最后也没有好的结果。
袭人走的时候是将面上的风光和心里的不风光夹杂在一起的,可谓一言难尽。袭人走的时候没有见宝玉,前文已说,不过面子上是被风风光光地送出了贾府。这是宝钗会做人的地方,书中写过袭人因母亲病危回家时曾被王夫人授意,凤姐把袭人风风光光地送回了娘家。第51回用了一大段文字来写袭人是如何风风光光回家的。先是王夫人“一面就叫了凤姐儿来,告诉了凤姐儿,命酌量去办理。凤姐儿答应了,回至房中,便命周瑞家的去告诉袭人原故。又吩咐周瑞家的:‘再将跟着出门的媳妇传一个,你两个人,再带两个小丫头子,跟了袭人去。外头派四个有年纪跟车的。要一辆大车,你们带着坐;要一辆小车,给丫头们坐。’周瑞家的答应了,才要去,凤姐儿又道:‘那袭人是个省事的,你告诉他说我的话:叫他穿几件颜色好衣裳,大大的包一包袱衣裳拿着,包袱也要好好的,手炉也要拿好的。临走时,叫他先来我瞧瞧。’周瑞家的答应去了。”凤姐儿接着又赏给袭人的皮衣,“笑道:‘太太那里想的到这些?究竟这又不是正经事,再不照管,也是大家的体面。说不得我自己吃些亏,把众人打扮体统了,宁可我得个好名也罢了。一个一个象‘烧糊了的卷子’似的,人先笑话我当家倒把人弄出个花子来。’……又看包袱,只得一个弹墨花绫水红绸里的夹包袱,里面只包着两件半旧棉袄与皮褂。凤姐儿又命平儿把一个玉色绸里的哆罗呢的包袱拿出来,又命包上一件雪褂子。”
会做人的宝二奶奶焉知不会比凤姐更能让袭人风风光光地离开贾府呢。可是这时候的袭人是面上越风光,心里也就越凄楚。
袭人是风风光光地离开贾府了,可是却未必能够风风光光地嫁人。试想一个被主子已经玷污的女子,且年纪也不小了,还能指望嫁一个什么人家呢。在她的哥哥家,袭人也必定不能长远住下去,他哥哥也知道妹妹的情况,想找个好人家是很难的,求助媒婆的时候,也暗透了袭人不洁之身,故而一般人家是没人要的,能够找上一个戏子已经是不容易了。袭人不是个性格刚烈的人物,此时也只能听从命运的安排,出嫁了。当然没想到的却是嫁给了蒋玉菡,两人还早就换过汗巾了,这对袭人不能不是喜上加喜。加上袭人的容貌和性格,两人婚后生活还是很和满的,只是好景不长,也就一年功夫,“丈夫就一去不回头”了,让袭人落了个“无钱去打桂花油”的结果,对此,已有人做过分析了,这里不赘述。
王夫人和宝钗这娘俩太不了解宝玉了。黛玉和袭人是宝玉一辈子打算厮守的人,一个让王夫人间接地断送了性命,一个让宝二奶奶直接给打发走了,可他们不知道,此二人的离开也就断了宝玉留在世间的最后念头了。黛玉的离去已经让宝玉只剩下个皮囊了,袭人再离去,宝玉就连皮囊都不想留在俗世了,不出家还等什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chuwuchuwu  > 红楼梦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转贴】情思万种续红楼21-红楼书话-文化纵横-搜狐社区
钗于奁内待时飞 ——薛宝钗藏愚守拙式...
王夫人心目中的准姨娘,她用什么非常手段引宝玉入局?
袭人的人品有多差?看这两位老人如何骂她的就知道了
[转载]《红楼梦》人物分析
红楼梦第61回“投鼠忌器宝玉瞒赃”矛盾分析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